看老婆被輪姦

2012,新年將至。

老婆:「老公,元旦放假,我們去旅遊嗎?」

我:「好啊,你想去哪?」

「你說。」

我想了想,道:「夏威夷?普吉島?」

「又是海灘,每次放假,我們好像都是去海灘。」

「你不喜歡?」

老婆眨著眼睛,道:「我們去個從來沒去過的地方好不好?」

「你有什麼好主意?」

「小采說,她和朋友去野營。」

小采是我老婆的高中同學,兩人關係很好,形同姐妹。

我:「他們去徒步野營?」

「嗯,想不想一起去?他們說可以在山上看日出,好期待啊。」

「我無所謂,只要你喜歡就好,不過,到時候,你可別喊辛苦。」

老婆:「我沒你那麼懶呢。」繼而高興的拍手道:「嘻嘻,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我:「這次去的,一共幾個人啊?」

「我和你,2人,再加小采和她的朋友,大概6、7個人吧。」

我:「她老公不去嗎?」

老婆:「她老公可能有其他的活動。」

我:「那小采的朋友,是男的女的?」

「男的。」

「都是男的?」

「嗯,都是男的。」老婆看見我表情詫異,忽然神秘的一笑,道:「你對她有興趣?」

「我有什麼興趣?只是隨便問問。」

惠蓉似懷疑的看著我的眼睛,追問道:「真的只是隨便問問?」

「老婆,你幹嘛,說得我好像心裡有鬼一樣。我要是對女人有興趣,也只會對你有興趣。」

惠蓉「嘿嘿」笑道:「那你想不想知道,這些男人和小采是什麼關係?」

為了讓老婆徹底打消懷疑我心存不軌的念頭,我鄭重其事的道:「不想知道。」

「但是我想告訴你。」

「好吧,那你說咯。」

惠蓉微笑道:「這些男人都是小采的炮友。」

我吃驚道:「炮友!」

「嗯,他們喜歡合在一起,輪姦小采。」

我心說,小采可是已經結了婚女人,怎麼還這樣亂來,口裡驚呼道:「天吶,那小采的老公,知不知道?」

「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

「老婆,那我們還要去嗎?」

「為什麼不去?」

「我不想你和這些人混在一起。」

「沒事的,他們玩他們的,我們玩我們的,我想在山上看日出。」

我心裡猶豫不定,生怕老婆與那些人走的太近,耳讀目染。

老婆安慰我道:「老公,我要是學壞的話,高中的時候就已經變壞啦,你老婆可是出淤泥而不染,才不會和小采一樣那麼淫蕩。小采在高中的時候,名聲就已經臭了,班裡的男生都叫她「公共汽車」,不知道被多少人上過了,其實她老公顏生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兩個人有時還在一起玩群交。」

我:「太誇張了,想不到小采表面文文靜靜的,背地裡竟是這樣一個不要臉的蕩婦。」

「女人嘛,多多少少都會裝一點,但是小采除了常常發騷以外,做人還是很好的,所以我才一直不討厭她。」

嗯,這點我承認,小采為人確實不錯,大方、又有親和力,很討人喜歡。

惠蓉:「老公,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嗎?」

「放心,我對你一百個放心。」

元旦當日。

裝備好行李,我與老婆開車早早的出發,先與小采他們匯合。

等我們開到約定的地點時,小采他們已經在那裡等了。

惠蓉:「喂,我們來了。」

小采指了指手錶,道:「遲到大王。」

惠蓉吐了吐舌頭,道:「路上堵嘛。」

小采笑道:「每次你都有理由。」

「美女遲到,沒有理由,也一定要原諒。」

說話的是一個陌生的男人,他站在小采的身邊,應該就是小采的朋友了。

小采對我和惠蓉道:「我來給你們介紹,這是阿東、這是阿東的弟弟——小楠,這位是胖哥、熊哥、還有我表弟阿健。」

哦?小采的表弟也在裡面,難道小采還玩亂倫?

再看看面前這5個男人,除了阿健顯得瘦小以外,其他個個膀大腰圓,真難想像小採一個人如何吃得消這些漢子,想不到她看起來嬌嬌柔柔,胃口居然那麼大。

小采介紹完她的朋友,接著向她的朋友介紹我與嬌妻,「這是我高中最要好的朋友——惠蓉,這是惠蓉的老公——志仁。」

大家相互問好。

阿東一直盯著我老婆,似看也看不夠,他道:「原來你就是惠蓉。」

惠蓉笑道:「你認識我嗎?」

「不認識,但聽小采經常念道你。」

「哦?她是不是常常說我壞話?」

阿東:「壞話沒有,只有好話,她說的一點沒錯,你是一個大美女。」

老婆聽得阿東的讚揚,高興道:「小采除了說我漂亮,還有沒有說過我其它什麼好話?」

「其它的……我慢慢再告訴你。」

小采:「好了,好了,各位出車了。」

阿健:「哦!出發咯!」

小采:「志仁,你的車能不能幫我們分擔一些行李。」

我:「可以啊。」

小采他們開的是一輛商務車,人有座位,但行李卻鋪張不開,他們將大件的行李全部搬到了我的車上。

惠蓉看著我們的車,道:「老公,行李都堆滿了,我坐哪啊?」

我這才發現,他們的行李竟連副駕駛的座位也佔據了,連我都要低著頭開車。

小采:「惠蓉,你坐我們的車吧。」

惠蓉:「可是你們的車也擠的呀。」

小采想了想,對她的表弟叫道:「阿健,你個子瘦,去陪志仁哥坐,惠蓉,你跟我們坐一輛車。」

阿健「哦」了一聲,對我道:「志仁哥,那我跟你一起。」

我看了看惠蓉,又看了看將和她一輛汽車的幾個男人,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妥,但又不知如何開口。

惠蓉:「老公,那我和他們坐一輛車咯。」

小采的汽車已經發動,她在車裡向老婆招手,「惠蓉,上車了。」

惠蓉:「哎,來了,老公,一路注意安全。」

阿健:「放心啦,我會照顧大哥的。」

車子駛上高速,我將車緊緊的跟在小采他們的後面。

雖然我知道,如果那些男人在車裡對我老婆幹點什麼,我也看不見,但跟著,心裡總是能安慰一點。

再說萬一有什麼突發的狀況,惠蓉只要拍拍車窗,我便能及時的想辦法救她。

阿健:「旅遊真開心。」他鑽在行李堆中,瘦小的身子正好卡住,正翻著手機。

我:「看什麼呢?」

「我表姐。」

「小采?」

「嗯。」

「你姐姐天天在你身邊,你還看不夠?」

「誰說她天天在我身邊,我只有放假的時候,才到她家玩。」

「那你也能看到真人,又何必看照片?」

「因為照片比較刺激。」

「有什麼刺激的?」

「你看。」阿健說著將手機遞到我的眼前。

只見手機的屏幕中,小采赤裸著全身,她的身邊分立著幾個同樣赤膊的男人,那個阿東也在裡面,一根與他體格相近的巨屌,吊垂在他的胯間。

阿健:「則麼樣?好看嗎?」

「你小子,則麼會有你姐姐的這種照片。」

「是姐姐給我的。我還有其他人的,你要不要看?」

「還有誰的?」

「你看。」阿健又將手機遞到我的眼前。

我側頭去看,可這一次,看得我幾乎將車撞上高速邊的圍欄。

阿健:「志仁哥,小心點啊,你要嚇死我嗎?」

「你……你怎麼會有惠蓉的裸照?」

「也是我姐姐給我的。我姐姐說,那是惠蓉姐姐在高中時候拍的。」

「她高中的時候……」

「你知道嗎?」

「知道什麼?」

「惠蓉姐姐和我表姐在高中的事。」

我搖頭道:「不知道。」

阿健的臉上現出詭異的笑容,似想起了什麼很有趣的事情,他道:「那我講給你聽聽,要不要?」

「你說。」

「我表姐看起來好像清純、端莊,在別人的眼裡好像一個乖乖女,其實她是個騷貨,她在高中時的外號,叫「公共汽車」。」阿健說完,望了我一眼,似想看我吃驚的表情。

但我並沒有顯得十分詫異,因為他說的話,我曾聽惠蓉講過一遍。

阿健接著道:「我表姐有個最要好的朋友,就是惠蓉姐姐,她在高中的時候,也有個外號,叫「公共廁所。」」

什麼!我心中猛地一凜,腦海裡竟似空白一片。

只聽阿健驚叫:「看車!」

我渾身一激靈,急將汽車重新駛回正道。

但腦子裡兀自嗡嗡作響,我最心愛的惠蓉,怎麼會有那種不堪入耳的綽號。

阿健:「志仁哥,你要不要先停下車,我好怕你再這樣開下去,會出車禍,連我的小命也一起搭上了。」

我不理阿健的埋怨,問道:「誰說我老婆的外號,叫「公共廁所」。」

「不是我說的,是我姐姐說的,她是「公共汽車」,惠蓉姐姐是「公共廁所」。」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我不相信。

我:「你姐姐會不會騙你?」

「我姐姐不會騙我,再說她為什麼要騙我?我還看過她的屄上刺青,刺青的圖案就是她的外號,「公共汽車」。」

我鬆了一口氣,我從沒見過惠蓉的恥丘上有什麼刺青。

但我仔細一想,又不禁心頭一緊,惠蓉陰毛濃密,我從來沒見過她恥丘無毛的樣子,所以即使她的恥丘上有刺青,我也看不見。

阿健:「志仁哥,你在想什麼?」

「沒……沒什麼。」

汽車開到中途,在一座休息站停下。

眾人稍作調整,補給的補給,上廁所的上廁所。

我下車,來到小采他們的車旁邊。

惠蓉沒有下車,雙手擱在窗前,向外看著風景。

我:「惠蓉,你要不要下車,我們去超市逛逛?」

老婆:「不想逛。」

我其實是想找老婆談一談,套一套她的口風。

雖然我對阿健的話心存疑慮,不全相信,但他給我看的照片,和他所說的刺青,確實驚到了我。

我:「那你要不要上廁所?」

「不想上。」

「那你想不想下車,陪老公看看風景。」

惠蓉笑道:「老公,你怎麼了?幹嘛一定要我下車。」

「沒……沒,只是隨便問問嘛。」我有些心虛的將視線移到旁邊。

但在我移開視線一剎那,我發現惠蓉也似心虛的側過了頭。

她的俏臉微微紅暈,她幹嘛臉紅?

惠蓉:「老公,小采他們去超市了,你要不要去幫幫他們。」

「他們都去了?」

「沒……哦不,他們都去了。」

「我不想去超車,老婆你把車門開一開,讓我上車來座一會。」我想乘著小采他們都不在,正好與妻子聊一聊。

然而我叫她把車門打開,在惠蓉聽來,卻好像出了什麼大事,她先是失聲的「啊」了一聲,然後吱吱嗚嗚的道:「……不要了吧。」

我詫異道:「幹嘛不要?」

妻子俏臉更紅,喃喃的道:「車……車裡擠的,又亂,上來不好座的。」

我不知所云,「他們不都走了,我為什麼不能座,你讓我上車坐一會嘛,外面冷死了。」

老婆柳眉微蹙道:「哎呀,小采他們馬上就回來了,你上來又要下去,好麻煩的。」

「老婆,你是不是真的,就這樣看著你老公站在車外受涼,連幫我開個車門也不肯。還口口聲聲說麻煩,我看是你最嫌麻煩,連門也懶得給我開。」

老婆扮作怪腔的朝我吐了吐舌頭,我卻驚訝的發現,從她的舌苔上流落一大灘又粘又白的漿汁,她急忙用小手擋住,繼而馬上又用舌頭舔乾淨手上黏著的白漿。

「老婆,你吃的什麼?」

「是……」她似一時不知道如何解釋,頓了兩秒,才道:「是……是牛奶。」

「喂!你們這些傢夥,也不知道過來幫幫我。」這時,小采從遠處走了回來,只見她一人拎著大包小包。

「老公,去幫幫小采嘛。」

我跑過去,幫小采分擔。

但心裡兀自記掛老婆,一步三回頭的看她。

可是見到惠蓉縮回了汽車,並關上了車窗。

小采:「還是你最好。」

我:「他們沒陪你一起去嗎?」

「他們……」小采朝汽車的方向瞪一眼,又似氣嘟嘟的哼了一聲。

我們走回車旁。

小采:「開門!開門!你們怎麼好意思,讓我一個人去買東西!」

「來了。」汽車裡,竟傳出一句男聲,隨著車門被拉開,我第一個看見的阿東,隨後看見的是熊哥,他的手摸索著襠部,似來不及拉上門禁。

胖哥、阿東的表弟,他們都坐在車裡。

這是怎麼回事?惠蓉明明和我說,他們陪小采逛超市去了。

我疑惑不解的望向惠蓉,只見她坐在最後一排,身上蓋著一件長到膝蓋的風衣,是阿東的風衣。

惠蓉的皮靴歪倒在一邊,光著一雙只穿著絲襪的小腳丫,黑色的褲襪似被水浸濕,深色的襪頭變得顏色更深,絲襪變得潤滑透明,襯托得一對玉足性感肉嫩。

惠蓉的俏臉紅紅的,彷彿剛泡完熱水澡一般,但她媚眼半閉的神情,又像是剛剛做完某件特別的事情,並還沈浸在那事後的餘韻中。

小采把東西往車上一扔,「出發了。」

可是,我想問清楚惠蓉。

小采看見我有話與惠蓉說,她回過頭看了看惠蓉,卻見老婆輕輕的對小采搖了搖頭。

小采:「有事待會說嘛,如果我們現在不出發,就趕不及中午到阿里山了,那樣我們行程的計劃,都會被打亂。」

我遲疑片刻,決定還是等到了目的地,再和老婆談談,畢竟現在要這麼多人乾等著我和妻子談完,實在過意不去。

我回到自己的車裡。

滿懷心事,越想越覺得妻子哪裡不對勁。

外加上先前阿健和我說的話,料想惠蓉一定瞞了我不少的事情。

阿健兀自擠在車裡的行李堆中,看著手機,好似一動未動。

我:「你怎麼不下車走走?」

阿健:「去過了。」

「什麼時候?」

「就在你離開車子的時候,我比你晚下車,又比你先上車。」他接著道:「想不想看看我新拍的好戲?」阿健的表情似笑非笑,說不出的猥瑣,彷彿要與我公佈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竟有些害怕看到他的這種表情,因為上次他出現這種表情的時候,我差點出了車禍。

我:「阿健,你會不會開車?」

「會。」

「那你來開。」

「明智的決定。」

車子啟動,回到高速。

我擠在行李堆中,翻著阿健給我的手機。

我的手在顫抖,接著連我的身體也開始顫抖。

腦海裡似一陣清醒,一陣渾濁。

感覺周圍的行李快把我擠得喘不過氣來,我打開窗,勁風鋪面,而我卻感受不到那冰涼刺骨的寒意,只覺得氣悶的胸口有所舒緩。

如果剛才不是我明智的把汽車交給阿健,相信我此時已將車撞上了路邊的圍欄。

阿健:「好看嗎?」

我:「這是你在哪拍的?」

「你剛才站在我姐他們汽車的右面,我呢,則在你的對面,也就是汽車的左面,所以你沒注意到我,而我卻拍到了你所看不見的畫面。」

是的,阿健拍到的東西,不但我那個時候看不見,而且連做夢也想不到。

阿健站在汽車的左側,從另一扇車窗,正好拍到了老婆的背面。

只見老婆撅著又肥又白的大肉臀,褲襪退在大腿跟處,阿東的一雙大手,緊緊的抱著她兩瓣肥白的屁股,粗長的巨屌在惠蓉的肉穴裡肆意開墾,兩人的下體激烈碰撞,牽出一縷縷的淫絲。

阿東愈干愈狂,肉棍一次比一次重重的捅入惠蓉的腔道,卵蛋拍得肉屄「啪啪」脆響,似乎要將老婆的肉穴干爛一般。

然而那個時候,毫不知情的我,卻還傻傻的在和惠蓉聊天。

惠蓉則一面抵受著阿東的衝刺,一面努力的掩飾自己。

怪不得老婆的俏臉會有暈紅、神情古怪,怪不得她要將身子整個的靠在車窗上,她是為了不讓我看見車裡的情景,看不見許多男人排著隊的肏她。

是熊哥脫掉了老婆的一雙皮靴,惠蓉一對穿著絲襪的小腳,已經因為興奮而蜷曲,熊哥捧起妻子的一隻玉足,伸出舌頭,從腳尖舔至足底,最後將深色襪頭含入口中,貪婪的舔舐著老婆每一粒玲瓏的腳趾。

阿東的表弟——小楠,他用手指通乾淨老婆的屁眼,然後將他的陽具塞進了惠蓉緊密的褶皺。

我看著手機裡刺激的一幕,忽然回想起惠蓉當時那一瞬間的表情。

她那時驀地睜大雙眼,朱唇被牙齒咬得發白,雙手緊緊的抓住車窗,嬌軀一陣接一陣的戰慄。

然而那個時候,我還以為妻子是因為寒風而寒噤。

阿東與小楠,一進一出的抽插著老婆的肉屄與肛洞。

然而顫抖的老婆,似已支持不住,她的身體顫抖的越來越厲害。

「喂!你們這些傢夥,也不知道過來幫幫我。」遠處傳來小采的呼喚。

惠蓉:「老公,去幫幫小采嘛。」

我現在才知道,妻子說這句話時,幾乎用盡了她所有的氣力。

就在我離開的一剎那,她徹底的崩潰了。

高潮的淫水似決堤般的噴洩而出,從她的大腿流下,浸濕了整雙褲襪。

我想,如果那個時候我沒走,沒有去幫小采拿東西,那我將能看到她那興奮到極點的高潮。

阿東將老婆拖進汽車,看了很久的胖哥順手關上車窗。

胖哥:「好了,該我了。」

熊哥:「我還沒上。」

阿東:「快點,他老公就要來了。」

阿東與小楠讓開位置,胖哥與熊哥,快速的解下褲子。

妻子正面朝上,阿東抓著她的腳腕,將惠蓉的小腿搬到腦後,老婆飽滿的肥臀好像一隻圓鼓鼓的「肉球」,挺在胖哥與熊哥的面前,「肉球」上生著兩隻桃園密洞,肉屄陰唇外翻,蜜汁橫溢,屁眼皺褶突出,大大的敞開,說不出的淫靡誘人。

胖哥將手指扣入老婆的肥穴,沾了點淫水塗在勃起的陽具上,屁股一挺,插了進去。

接著熊哥從下而上,將雞巴捅入惠蓉的菊門。

兩個男人一進一出,在我妻子的肉洞中翻雲覆雨。

這時,阿健忍不住的將手伸進車窗,阿東撩起老婆的上衣,讓阿健盡情享受惠蓉的一對豪乳。

老婆呻吟、浪叫:「肏……肏我……好喜歡……好喜歡你們的大雞巴。」

我從沒聽妻子說過這樣的淫言浪語,也從沒見過她如此飢渴。

阿東:「看來小采說得一點沒錯。」

惠蓉:「她……她說什麼?」

阿東:「你們班裡,就你最欠肏.」

妻子聽得阿東的話,似封存已久的記憶忽然被人勾起,惠蓉的表情忽然變得說不出的淫蕩、妖媚,她纖纖玉手環住胖哥的粗腰,縱情的迎接著胖哥的巨屌深深插入。

阿東:「那時候,你們班裡的男人都喜歡叫你什麼?」

老婆又似靦腆,又似妖媚,用眼角看著阿東,「不告訴你。」

阿東微笑道:「快點說嘛。」一面用手擰著惠蓉勃起的乳頭。

老婆媚眼挑逗,喃喃的道:「他們……他們喜歡叫我……」她似故意不說出最後幾個字,叫人著急。

但聽小楠邪笑道:「叫你公共廁所。」他手裡拿著一把刮鬍刀,老婆的陰毛已被剃去,肉嫩光滑恥丘上,赫然紋著「公共廁所」四個大字。

「開門!開門……」是小采的聲音。

胖哥:「操,來的真是時候。」他一面說話,一面加緊抽送,似不肯善罷甘休。

阿東:「快,穿上衣服。好了沒有,大家動作快點。」

熊哥:「要射了!」

老婆驚呼:「啊啊……別……別給我老公看見……啊啊……」她一面掙扎,一面卻不能自已的喘息浪叫,肉臀在兩個男人的猛攻下,劇烈的震顫。

阿東:「快別幹了,一會有的是時間。」他強拉著胖哥,離開惠蓉的身體。

胖哥一臉不滿,怒道:「操!」洩憤似的在老婆肥白的肉臀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熊哥從妻子的身下鑽出,快速的穿上褲子,他卻是臉現歡愉,原來他已爽完,粘稠的精液胡滿了惠蓉的屁眼。

男人們陸續的整理好自己的著裝。

只有赤裸的老婆似一灘軟泥般的倒在車內,嬌軀一顫一顫,渾身香汗淋漓。

阿東隨手拿起自己的風衣,丟給小楠,指著惠蓉道:「快幫她蓋上。」

小楠迅速的扶起惠蓉,拉她到車椅上坐好,將阿東的風衣蓋在老婆的身上。

阿東掃了一眼眾人,道:「好了,我開門了。」繼而對著門外的我們喊道:「來了!」

熊哥:「等等……老子的褲襠卡住了。」他的話音未落,門「刷」的被阿東打開了。

接下來,便是我出現在了阿健的鏡頭中,表情茫然,那時候我只是心存懷疑,又怎會想到,妻子竟真的在車裡被那幾個男人輪姦了。

阿健:「志仁哥,一會能不能讓我也肏一回惠蓉姐?」

我正憋著一肚子的怨氣,扭頭對他吼道:「開好你的車,你這個該死的小流氓。」

阿健無趣的努了努嘴。

我拿出自己的手機,撥打老婆的電話。

我要她立刻回到我的身邊,我已經不能再忍,已經不能再等。

然而惠蓉沒有接聽。

我兀自不放棄,接二連三的打過去。

手機終於通了。

惠蓉:「老……老公……」她的語調急促,而又斷斷續續,彷彿在奔跑衝刺。

但她又怎麼可能在奔跑?

「嗚嗚……啜啜……」妻子的聲音如同小貓喝粥,拚命的吞嚥、吮吸,我只覺眼前一黑,腦海裡盡現老婆幫男人口交的畫面。

即使我不願承認,但事實終究是事實,惠蓉又和那幾個男人搞上了……

阿健:「志仁哥,我們到了。」

阿里山。

我:「知道了。」

迫不及待的下車去找惠蓉,心裡已做好將他們捉姦在床的準備。

我快步跑到他們的車旁,一把拉開車門。

惠蓉:「老公?」她似正要下車。

她穿著整齊,從外表上看,沒有一絲不妥的異像。

惠蓉臉露疑惑,問道:「怎麼了?這樣看我。」

「沒……沒什麼。」此刻我不禁懷疑自己,先前所看到、聽到、知道的一切都是夢境。

惠蓉仍是我純真的愛妻,從不被任何人玷汙過。

可是……可是,我也騙不了自己。

她紅艷艷的臉蛋,疲倦卻又似滿足的神態,讓我不得不堅信那些發生過的事。

那麼多年的夫妻,惠蓉的一顰一笑怎能瞞過我的眼睛?

我:「老婆,我想和你聊一聊。」

小采卻插嘴道:「馬上就開飯了,有什麼話,一會說嘛。」

惠蓉:「老公,幫大家一起幹活嘛。」

好……好吧,我將一口氣忍進肚裡,現在也確實不是談話的時候,阿東、阿健、雄哥、胖哥……都在,我不想被他們看笑話。

我們在山腳下午餐,搭了一個臨時用的餐桌。

阿東:「惠蓉你先吃。」他拿了一塊三明治遞給惠蓉。

老婆:「老公,你替我拿一下,我取一下紙巾。」

我向阿東道謝,接過他遞來的三明治,順便放進嘴裡嘗了一口。

一股濃濃的腥臭味?這味道?好像即熟悉又陌生,但一時又想不起來,只覺得很怪。

老婆:「哎呀,老公,你怎麼偷吃我的東西。」

我:「你的東西,我有什麼不能吃的?」

「但這是我的嘛。」

我小聲的對老婆道:「味道好像有點奇怪。」

妻子聽得我的話,小臉竟微微暈紅,回頭朝阿東瞪了一眼,阿東卻似笑非笑,神情中像隱含著某種秘密。

小采:「惠蓉,快吃吧,別涼了。」她手裡也拿著一個三明治,和老婆的一摸一樣。

惠蓉將三明治遞到嘴邊,吃一小口,她的表情,卻不像我一般覺得味道奇怪,而是像嘗到了某種令她興奮的滋味,她接著又吃了第二口、第三口……  她眼波流轉,似嘗到了春意,玉指刮下一點三明治上的白漿,伸出香舌捲繞指尖,將白漿一點一點的舔淨。

阿健看著老婆性感誘人的姿態,年少氣盛的他不禁凡心大動,一仰頭猛灌下幾大口啤酒。

阿東問惠蓉:「好吃嗎?」

惠蓉嚥了一口熱水,雙頰暈紅,喃喃的道:「你說呢?」她說話的時候,眼睛瞧上阿東,阿東也看向惠蓉,兩人眼神一對,又不約而同的微笑了一下,阿東的笑像是壞笑,妻子的笑卻似又羞又浪。

這兩個人,一定藏著秘密,但到底是什麼秘密?還有那三明治的奇怪味道,又是怎麼回事?

我心中思索,忽然,我好像想到了什麼。

三明治上塗著的白漿。

那……那乳白色的液體,和那股奇怪的腥味配起來,難不成是男人的精液?

胖哥:「惠蓉要不要再來一個?我包的哦。」

惠蓉羞嗒嗒的道:「我飽啦。」她沒有去接胖哥遞來的三明治,目光卻不經意的朝胖哥的褲襠望了一眼。

眼神似猶豫的想嘗一嘗那味道。

阿東:「惠蓉,三明治好不好吃?」

老婆:「好吃啊。」

「我看你喜歡吃,以後我們教你老公怎麼做,好不好?」

惠蓉看了我一眼道:「不好,我老公才不要學。」

小采插嘴道:「阿東,惠蓉是說,她只喜歡吃你們做的三明治。」

幾個男人「哈哈」大笑。

惠蓉羞道:「去,我才沒那麼說。」她將最後一口三明治放進嘴中,細嚼慢咽的吃下,又似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

午飯後,徒步上山,飽覽美景。

可我的心卻始終遊移在惠蓉的身上,我時刻想找個機會和她聊一聊,卻時刻找不到機會。

那幾個男人似與惠蓉粘在了一起,撕都撕不開。

惠蓉:「老公,救命啊,阿東又欺負我。」

阿東將老婆橫抱在臂彎中,嚇唬她,要將她丟進路旁的小溪。

惠蓉的雙手緊緊抱著阿東的脖頸,連聲嬌叫。

胖哥:「我來救你。」但他口裡說救惠蓉,手卻不安分的只管捏著老婆的翹臀。

熊哥也跑過去,卻幫著阿東脫掉惠蓉兩隻跑鞋,抓起她一隻穿著絲襪的肉嫩腳丫,瘙癢她的腳底。

「惠蓉姐,我來了!」小楠不甘人後,從阿東的背後繞出一雙毛手,按在老婆的酥胸上。

惠蓉被他們弄得上氣不接下氣,呼道:「啊呀呀……不行了……哈哈哈,你們快放了我。」

阿健:「我來給你們拍照。」他手舉著照相機,將一女四男的精彩場面攝錄了下來。

小采:「志仁,他們這樣玩你老婆,你不吃醋?」

我:「出來玩,高興嘛,他們也沒有太過分。」

「呵呵。」小采:「其實你什麼都知道了,是不是?」

「知道什麼?」

「你也和我老公一樣,喜歡看自己的老婆被人玩。」

我驚道:「小采,你在亂說什麼。」

小采看著我,調笑道:「我真的在亂說嗎?」

她的眼神,彷彿一把銳利的劍刃刺透我的心事。

我不禁心虛的避開視線。

小采笑了笑,不再說話。

日落西山,用過晚餐。

我們在山上露營,搭好帳篷,我與妻子一間,小采和她表弟一間,阿東和小楠一間,熊哥和胖哥一間。

眾人回屋歇息,準備明日早起觀賞日出。

我與惠蓉脫下厚重的外衣,躺在帳篷的被子裡。

終於能和她談一談今天的事。

我有太多的話想與她說。

惠蓉卻比我先開口:「老公,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看到了什麼?」

我:「看到啥?」

妻子狡黠的一笑,道:「小采竟然當著我面,和他的朋友在車子裡群交。」

「就在我們來的時候?」

「嗯,就是在來的路上。除了熊哥開車以外,剩下的阿東和胖哥就和小采在車裡搞亂交,他們把行李放你車上,其實是為了騰出空間,讓他們好有地方做愛。男人一個接一個輪上小采,你說誇張不誇張?」

「那你有沒有參加?」

「當然不會,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那他們有沒有勾引你?要你一起參加?」

「怎麼肯能?」老婆拍著胸口,好像一副受驚的樣子,「我嚇都嚇死了,你那時打電話來,我還想叫你帶我下車,可是小采把我的電話搶了過去,還在電話裡發出那種聲音,你聽到了嗎?」

「聽到什麼?」

老婆:「她對著我手機的聽筒,幫男人舔那個。」

「可是後來,我再打你的手機,為什麼打不通?」

妻子羞赧道:「他們……他們做了很過分的事。」

「講出來。」

「他們……他們把我的手機,塞進了小采的屁眼。」老婆說話時,卻不自覺的夾緊雙腿,更不敢與我正視,似怕我看出她心中的秘密。

惠蓉:「老……老公,你說小采淫不淫蕩?」

我道:「不但淫蕩,而且淫賤。」

惠蓉似有些詫異我會說出這樣的話,但兀自接道:「小采是我們班裡,出了名的公共汽車。」

「但我覺得她更像是公共廁所。」

惠蓉渾身一怔,似冷不防的被人澆了一頭的冷水,她頓了半響,才開口道:「老……老公,你說什麼?」

「公共廁所,你說的女人,我看更像是一間可以隨便讓人上的公共廁所。」

惠蓉俏臉不禁抽動,小手捏緊了被子,嬌軀控制不住的微微發顫。

惠蓉:「你是……是說,小采像公共廁所?」

「我說的不是小采。」

「那……那你在說誰?」妻子語聲顫抖,眼皮不停的跳動,彷彿她此刻不安的心。

我的一隻手從被下,摸上惠蓉光滑的大腿,老婆竟下意識的向旁躲開。

我:「怎麼了?」

惠蓉神色微變,道:「今……今天不方便。」

「不方便?為什麼不方便?」

「我……我有些肚子痛。」

「那讓老公替你揉揉。」

惠蓉卻不想讓我的手碰到她,道:「老公別鬧嘛,明天還要早起,我們睡了好不好?」

我想了想,道:「好,睡覺。」

妻子遲疑了半秒,但隨即聽到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可是我卻乘她不注意,忽然掀開被子,猛地擡起她的屁股,將她的內褲一把扯落。

只見她嫩紅的陰唇似花瓣般的像兩邊綻開,豆大陰蒂似被人玩弄了太久,縮不回包皮,而肉鼓鼓的挺在外面,小穴中盛滿著白乎乎的粘漿,至此未曾清理,不用猜都可以想到,這一定是別人射進去的精液。

惠蓉的整個人似已呆住,她怔怔的看著我,似已魂不附體。

惠蓉:「老……老公!我………聽我解釋……」

然而此刻,她的屁眼似因為內心的慌張,而劇烈的蠕動起來,一陣緊閉的收縮之後,隨即慢慢的、慢慢的張開,越擴越大,皺褶排便似的向外突出,直到一塊黑色的異物,從惠蓉的屁眼洞中探出腦袋,那居然是一隻手機。

惠蓉閉住了嘴,她似已明白自己,沒有解釋的必要。

我的手指頂在她光滑無毛的恥丘上,那「公共廁所」四個大字的中間。

我:「說實話?」

惠蓉雙手掩面,似羞愧到了極點。

我:「我可以不怪你,但你必須說實話。」

「真……真的肯原來我嗎?」

「但你必須說實話。」

「我……」她點了點頭。

我們一直聊天,從她淫亂的開始,到與我結婚後的淫亂。

她瞞了我很多事,但這種事讓我又氣憤、又興奮。

我一面責問她,一面在她的身上馳騁……  我從未感覺像今日這般的酣暢淋漓。

妻子在我的壓搾下,不停的喘息,但她的心神卻與我緊密交融。

我們相依為命,情濃於血。

大地緩緩的閃出一道金線。

我掀開帳篷,將赤裸的嬌妻抱出屋外。

我們緊緊的貼合,彷彿大地與此刻的太陽。

老婆:「啊……好美……嗯嗯……好美……」

我:「嗯嗯,我要射了。」

老婆:「來,來,全給我,我要!啊啊!」

我:「日出美如畫,日出爽上天!」

2012,新年將至。

老婆:「老公,元旦放假,我們去旅遊嗎?」

我:「好啊,你想去哪?」

「你說。」

我想了想,道:「夏威夷?普吉島?」

「又是海灘,每次放假,我們好像都是去海灘。」

「你不喜歡?」

老婆眨著眼睛,道:「我們去個從來沒去過的地方好不好?」

「你有什麼好主意?」

「小采說,她和朋友去野營。」

小采是我老婆的高中同學,兩人關係很好,形同姐妹。

我:「他們去徒步野營?」

「嗯,想不想一起去?他們說可以在山上看日出,好期待啊。」

「我無所謂,只要你喜歡就好,不過,到時候,你可別喊辛苦。」

老婆:「我沒你那麼懶呢。」繼而高興的拍手道:「嘻嘻,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我:「這次去的,一共幾個人啊?」

「我和你,2人,再加小采和她的朋友,大概6、7個人吧。」

我:「她老公不去嗎?」

老婆:「她老公可能有其他的活動。」

我:「那小采的朋友,是男的女的?」

「男的。」

「都是男的?」

「嗯,都是男的。」老婆看見我表情詫異,忽然神秘的一笑,道:「你對她有興趣?」

「我有什麼興趣?只是隨便問問。」

惠蓉似懷疑的看著我的眼睛,追問道:「真的只是隨便問問?」

「老婆,你幹嘛,說得我好像心裡有鬼一樣。我要是對女人有興趣,也只會對你有興趣。」

惠蓉「嘿嘿」笑道:「那你想不想知道,這些男人和小采是什麼關係?」

為了讓老婆徹底打消懷疑我心存不軌的念頭,我鄭重其事的道:「不想知道。」

「但是我想告訴你。」

「好吧,那你說咯。」

惠蓉微笑道:「這些男人都是小采的炮友。」

我吃驚道:「炮友!」

「嗯,他們喜歡合在一起,輪姦小采。」

我心說,小采可是已經結了婚女人,怎麼還這樣亂來,口裡驚呼道:「天吶,那小采的老公,知不知道?」

「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

「老婆,那我們還要去嗎?」

「為什麼不去?」

「我不想你和這些人混在一起。」

「沒事的,他們玩他們的,我們玩我們的,我想在山上看日出。」

我心裡猶豫不定,生怕老婆與那些人走的太近,耳讀目染。

老婆安慰我道:「老公,我要是學壞的話,高中的時候就已經變壞啦,你老婆可是出淤泥而不染,才不會和小采一樣那麼淫蕩。小采在高中的時候,名聲就已經臭了,班裡的男生都叫她「公共汽車」,不知道被多少人上過了,其實她老公顏生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兩個人有時還在一起玩群交。」

我:「太誇張了,想不到小采表面文文靜靜的,背地裡竟是這樣一個不要臉的蕩婦。」

「女人嘛,多多少少都會裝一點,但是小采除了常常發騷以外,做人還是很好的,所以我才一直不討厭她。」

嗯,這點我承認,小采為人確實不錯,大方、又有親和力,很討人喜歡。

惠蓉:「老公,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嗎?」

「放心,我對你一百個放心。」

元旦當日。

裝備好行李,我與老婆開車早早的出發,先與小采他們匯合。

等我們開到約定的地點時,小采他們已經在那裡等了。

惠蓉:「喂,我們來了。」

小采指了指手錶,道:「遲到大王。」

惠蓉吐了吐舌頭,道:「路上堵嘛。」

小采笑道:「每次你都有理由。」

「美女遲到,沒有理由,也一定要原諒。」

說話的是一個陌生的男人,他站在小采的身邊,應該就是小采的朋友了。

小采對我和惠蓉道:「我來給你們介紹,這是阿東、這是阿東的弟弟——小楠,這位是胖哥、熊哥、還有我表弟阿健。」

哦?小采的表弟也在裡面,難道小采還玩亂倫?

再看看面前這5個男人,除了阿健顯得瘦小以外,其他個個膀大腰圓,真難想像小採一個人如何吃得消這些漢子,想不到她看起來嬌嬌柔柔,胃口居然那麼大。

小采介紹完她的朋友,接著向她的朋友介紹我與嬌妻,「這是我高中最要好的朋友——惠蓉,這是惠蓉的老公——志仁。」

大家相互問好。

阿東一直盯著我老婆,似看也看不夠,他道:「原來你就是惠蓉。」

惠蓉笑道:「你認識我嗎?」

「不認識,但聽小采經常念道你。」

「哦?她是不是常常說我壞話?」

阿東:「壞話沒有,只有好話,她說的一點沒錯,你是一個大美女。」

老婆聽得阿東的讚揚,高興道:「小采除了說我漂亮,還有沒有說過我其它什麼好話?」

「其它的……我慢慢再告訴你。」

小采:「好了,好了,各位出車了。」

阿健:「哦!出發咯!」

小采:「志仁,你的車能不能幫我們分擔一些行李。」

我:「可以啊。」

小采他們開的是一輛商務車,人有座位,但行李卻鋪張不開,他們將大件的行李全部搬到了我的車上。

惠蓉看著我們的車,道:「老公,行李都堆滿了,我坐哪啊?」

我這才發現,他們的行李竟連副駕駛的座位也佔據了,連我都要低著頭開車。

小采:「惠蓉,你坐我們的車吧。」

惠蓉:「可是你們的車也擠的呀。」

小采想了想,對她的表弟叫道:「阿健,你個子瘦,去陪志仁哥坐,惠蓉,你跟我們坐一輛車。」

阿健「哦」了一聲,對我道:「志仁哥,那我跟你一起。」

我看了看惠蓉,又看了看將和她一輛汽車的幾個男人,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妥,但又不知如何開口。

惠蓉:「老公,那我和他們坐一輛車咯。」

小采的汽車已經發動,她在車裡向老婆招手,「惠蓉,上車了。」

惠蓉:「哎,來了,老公,一路注意安全。」

阿健:「放心啦,我會照顧大哥的。」

車子駛上高速,我將車緊緊的跟在小采他們的後面。

雖然我知道,如果那些男人在車裡對我老婆幹點什麼,我也看不見,但跟著,心裡總是能安慰一點。

再說萬一有什麼突發的狀況,惠蓉只要拍拍車窗,我便能及時的想辦法救她。

阿健:「旅遊真開心。」他鑽在行李堆中,瘦小的身子正好卡住,正翻著手機。

我:「看什麼呢?」

「我表姐。」

「小采?」

「嗯。」

「你姐姐天天在你身邊,你還看不夠?」

「誰說她天天在我身邊,我只有放假的時候,才到她家玩。」

「那你也能看到真人,又何必看照片?」

「因為照片比較刺激。」

「有什麼刺激的?」

「你看。」阿健說著將手機遞到我的眼前。

只見手機的屏幕中,小采赤裸著全身,她的身邊分立著幾個同樣赤膊的男人,那個阿東也在裡面,一根與他體格相近的巨屌,吊垂在他的胯間。

阿健:「則麼樣?好看嗎?」

「你小子,則麼會有你姐姐的這種照片。」

「是姐姐給我的。我還有其他人的,你要不要看?」

「還有誰的?」

「你看。」阿健又將手機遞到我的眼前。

我側頭去看,可這一次,看得我幾乎將車撞上高速邊的圍欄。

阿健:「志仁哥,小心點啊,你要嚇死我嗎?」

「你……你怎麼會有惠蓉的裸照?」

「也是我姐姐給我的。我姐姐說,那是惠蓉姐姐在高中時候拍的。」

「她高中的時候……」

「你知道嗎?」

「知道什麼?」

「惠蓉姐姐和我表姐在高中的事。」

我搖頭道:「不知道。」

阿健的臉上現出詭異的笑容,似想起了什麼很有趣的事情,他道:「那我講給你聽聽,要不要?」

「你說。」

「我表姐看起來好像清純、端莊,在別人的眼裡好像一個乖乖女,其實她是個騷貨,她在高中時的外號,叫「公共汽車」。」阿健說完,望了我一眼,似想看我吃驚的表情。

但我並沒有顯得十分詫異,因為他說的話,我曾聽惠蓉講過一遍。

阿健接著道:「我表姐有個最要好的朋友,就是惠蓉姐姐,她在高中的時候,也有個外號,叫「公共廁所。」」

什麼!我心中猛地一凜,腦海裡竟似空白一片。

只聽阿健驚叫:「看車!」

我渾身一激靈,急將汽車重新駛回正道。

但腦子裡兀自嗡嗡作響,我最心愛的惠蓉,怎麼會有那種不堪入耳的綽號。

阿健:「志仁哥,你要不要先停下車,我好怕你再這樣開下去,會出車禍,連我的小命也一起搭上了。」

我不理阿健的埋怨,問道:「誰說我老婆的外號,叫「公共廁所」。」

「不是我說的,是我姐姐說的,她是「公共汽車」,惠蓉姐姐是「公共廁所」。」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我不相信。

我:「你姐姐會不會騙你?」

「我姐姐不會騙我,再說她為什麼要騙我?我還看過她的屄上刺青,刺青的圖案就是她的外號,「公共汽車」。」

我鬆了一口氣,我從沒見過惠蓉的恥丘上有什麼刺青。

但我仔細一想,又不禁心頭一緊,惠蓉陰毛濃密,我從來沒見過她恥丘無毛的樣子,所以即使她的恥丘上有刺青,我也看不見。

阿健:「志仁哥,你在想什麼?」

「沒……沒什麼。」

汽車開到中途,在一座休息站停下。

眾人稍作調整,補給的補給,上廁所的上廁所。

我下車,來到小采他們的車旁邊。

惠蓉沒有下車,雙手擱在窗前,向外看著風景。

我:「惠蓉,你要不要下車,我們去超市逛逛?」

老婆:「不想逛。」

我其實是想找老婆談一談,套一套她的口風。

雖然我對阿健的話心存疑慮,不全相信,但他給我看的照片,和他所說的刺青,確實驚到了我。

我:「那你要不要上廁所?」

「不想上。」

「那你想不想下車,陪老公看看風景。」

惠蓉笑道:「老公,你怎麼了?幹嘛一定要我下車。」

「沒……沒,只是隨便問問嘛。」我有些心虛的將視線移到旁邊。

但在我移開視線一剎那,我發現惠蓉也似心虛的側過了頭。

她的俏臉微微紅暈,她幹嘛臉紅?

惠蓉:「老公,小采他們去超市了,你要不要去幫幫他們。」

「他們都去了?」

「沒……哦不,他們都去了。」

「我不想去超車,老婆你把車門開一開,讓我上車來座一會。」我想乘著小采他們都不在,正好與妻子聊一聊。

然而我叫她把車門打開,在惠蓉聽來,卻好像出了什麼大事,她先是失聲的「啊」了一聲,然後吱吱嗚嗚的道:「……不要了吧。」

我詫異道:「幹嘛不要?」

妻子俏臉更紅,喃喃的道:「車……車裡擠的,又亂,上來不好座的。」

我不知所云,「他們不都走了,我為什麼不能座,你讓我上車坐一會嘛,外面冷死了。」

老婆柳眉微蹙道:「哎呀,小采他們馬上就回來了,你上來又要下去,好麻煩的。」

「老婆,你是不是真的,就這樣看著你老公站在車外受涼,連幫我開個車門也不肯。還口口聲聲說麻煩,我看是你最嫌麻煩,連門也懶得給我開。」

老婆扮作怪腔的朝我吐了吐舌頭,我卻驚訝的發現,從她的舌苔上流落一大灘又粘又白的漿汁,她急忙用小手擋住,繼而馬上又用舌頭舔乾淨手上黏著的白漿。

「老婆,你吃的什麼?」

「是……」她似一時不知道如何解釋,頓了兩秒,才道:「是……是牛奶。」

「喂!你們這些傢夥,也不知道過來幫幫我。」這時,小采從遠處走了回來,只見她一人拎著大包小包。

「老公,去幫幫小采嘛。」

我跑過去,幫小采分擔。

但心裡兀自記掛老婆,一步三回頭的看她。

可是見到惠蓉縮回了汽車,並關上了車窗。

小采:「還是你最好。」

我:「他們沒陪你一起去嗎?」

「他們……」小采朝汽車的方向瞪一眼,又似氣嘟嘟的哼了一聲。

我們走回車旁。

小采:「開門!開門!你們怎麼好意思,讓我一個人去買東西!」

「來了。」汽車裡,竟傳出一句男聲,隨著車門被拉開,我第一個看見的阿東,隨後看見的是熊哥,他的手摸索著襠部,似來不及拉上門禁。

胖哥、阿東的表弟,他們都坐在車裡。

這是怎麼回事?惠蓉明明和我說,他們陪小采逛超市去了。

我疑惑不解的望向惠蓉,只見她坐在最後一排,身上蓋著一件長到膝蓋的風衣,是阿東的風衣。

惠蓉的皮靴歪倒在一邊,光著一雙只穿著絲襪的小腳丫,黑色的褲襪似被水浸濕,深色的襪頭變得顏色更深,絲襪變得潤滑透明,襯托得一對玉足性感肉嫩。

惠蓉的俏臉紅紅的,彷彿剛泡完熱水澡一般,但她媚眼半閉的神情,又像是剛剛做完某件特別的事情,並還沈浸在那事後的餘韻中。

小采把東西往車上一扔,「出發了。」

可是,我想問清楚惠蓉。

小采看見我有話與惠蓉說,她回過頭看了看惠蓉,卻見老婆輕輕的對小采搖了搖頭。

小采:「有事待會說嘛,如果我們現在不出發,就趕不及中午到阿里山了,那樣我們行程的計劃,都會被打亂。」

我遲疑片刻,決定還是等到了目的地,再和老婆談談,畢竟現在要這麼多人乾等著我和妻子談完,實在過意不去。

我回到自己的車裡。

滿懷心事,越想越覺得妻子哪裡不對勁。

外加上先前阿健和我說的話,料想惠蓉一定瞞了我不少的事情。

阿健兀自擠在車裡的行李堆中,看著手機,好似一動未動。

我:「你怎麼不下車走走?」

阿健:「去過了。」

「什麼時候?」

「就在你離開車子的時候,我比你晚下車,又比你先上車。」他接著道:「想不想看看我新拍的好戲?」阿健的表情似笑非笑,說不出的猥瑣,彷彿要與我公佈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竟有些害怕看到他的這種表情,因為上次他出現這種表情的時候,我差點出了車禍。

我:「阿健,你會不會開車?」

「會。」

「那你來開。」

「明智的決定。」

車子啟動,回到高速。

我擠在行李堆中,翻著阿健給我的手機。

我的手在顫抖,接著連我的身體也開始顫抖。

腦海裡似一陣清醒,一陣渾濁。

感覺周圍的行李快把我擠得喘不過氣來,我打開窗,勁風鋪面,而我卻感受不到那冰涼刺骨的寒意,只覺得氣悶的胸口有所舒緩。

如果剛才不是我明智的把汽車交給阿健,相信我此時已將車撞上了路邊的圍欄。

阿健:「好看嗎?」

我:「這是你在哪拍的?」

「你剛才站在我姐他們汽車的右面,我呢,則在你的對面,也就是汽車的左面,所以你沒注意到我,而我卻拍到了你所看不見的畫面。」

是的,阿健拍到的東西,不但我那個時候看不見,而且連做夢也想不到。

阿健站在汽車的左側,從另一扇車窗,正好拍到了老婆的背面。

只見老婆撅著又肥又白的大肉臀,褲襪退在大腿跟處,阿東的一雙大手,緊緊的抱著她兩瓣肥白的屁股,粗長的巨屌在惠蓉的肉穴裡肆意開墾,兩人的下體激烈碰撞,牽出一縷縷的淫絲。

阿東愈干愈狂,肉棍一次比一次重重的捅入惠蓉的腔道,卵蛋拍得肉屄「啪啪」脆響,似乎要將老婆的肉穴干爛一般。

然而那個時候,毫不知情的我,卻還傻傻的在和惠蓉聊天。

惠蓉則一面抵受著阿東的衝刺,一面努力的掩飾自己。

怪不得老婆的俏臉會有暈紅、神情古怪,怪不得她要將身子整個的靠在車窗上,她是為了不讓我看見車裡的情景,看不見許多男人排著隊的肏她。

是熊哥脫掉了老婆的一雙皮靴,惠蓉一對穿著絲襪的小腳,已經因為興奮而蜷曲,熊哥捧起妻子的一隻玉足,伸出舌頭,從腳尖舔至足底,最後將深色襪頭含入口中,貪婪的舔舐著老婆每一粒玲瓏的腳趾。

阿東的表弟——小楠,他用手指通乾淨老婆的屁眼,然後將他的陽具塞進了惠蓉緊密的褶皺。

我看著手機裡刺激的一幕,忽然回想起惠蓉當時那一瞬間的表情。

她那時驀地睜大雙眼,朱唇被牙齒咬得發白,雙手緊緊的抓住車窗,嬌軀一陣接一陣的戰慄。

然而那個時候,我還以為妻子是因為寒風而寒噤。

阿東與小楠,一進一出的抽插著老婆的肉屄與肛洞。

然而顫抖的老婆,似已支持不住,她的身體顫抖的越來越厲害。

「喂!你們這些傢夥,也不知道過來幫幫我。」遠處傳來小采的呼喚。

惠蓉:「老公,去幫幫小采嘛。」

我現在才知道,妻子說這句話時,幾乎用盡了她所有的氣力。

就在我離開的一剎那,她徹底的崩潰了。

高潮的淫水似決堤般的噴洩而出,從她的大腿流下,浸濕了整雙褲襪。

我想,如果那個時候我沒走,沒有去幫小采拿東西,那我將能看到她那興奮到極點的高潮。

阿東將老婆拖進汽車,看了很久的胖哥順手關上車窗。

胖哥:「好了,該我了。」

熊哥:「我還沒上。」

阿東:「快點,他老公就要來了。」

阿東與小楠讓開位置,胖哥與熊哥,快速的解下褲子。

妻子正面朝上,阿東抓著她的腳腕,將惠蓉的小腿搬到腦後,老婆飽滿的肥臀好像一隻圓鼓鼓的「肉球」,挺在胖哥與熊哥的面前,「肉球」上生著兩隻桃園密洞,肉屄陰唇外翻,蜜汁橫溢,屁眼皺褶突出,大大的敞開,說不出的淫靡誘人。

胖哥將手指扣入老婆的肥穴,沾了點淫水塗在勃起的陽具上,屁股一挺,插了進去。

接著熊哥從下而上,將雞巴捅入惠蓉的菊門。

兩個男人一進一出,在我妻子的肉洞中翻雲覆雨。

這時,阿健忍不住的將手伸進車窗,阿東撩起老婆的上衣,讓阿健盡情享受惠蓉的一對豪乳。

老婆呻吟、浪叫:「肏……肏我……好喜歡……好喜歡你們的大雞巴。」

我從沒聽妻子說過這樣的淫言浪語,也從沒見過她如此飢渴。

阿東:「看來小采說得一點沒錯。」

惠蓉:「她……她說什麼?」

阿東:「你們班裡,就你最欠肏.」

妻子聽得阿東的話,似封存已久的記憶忽然被人勾起,惠蓉的表情忽然變得說不出的淫蕩、妖媚,她纖纖玉手環住胖哥的粗腰,縱情的迎接著胖哥的巨屌深深插入。

阿東:「那時候,你們班裡的男人都喜歡叫你什麼?」

老婆又似靦腆,又似妖媚,用眼角看著阿東,「不告訴你。」

阿東微笑道:「快點說嘛。」一面用手擰著惠蓉勃起的乳頭。

老婆媚眼挑逗,喃喃的道:「他們……他們喜歡叫我……」她似故意不說出最後幾個字,叫人著急。

但聽小楠邪笑道:「叫你公共廁所。」他手裡拿著一把刮鬍刀,老婆的陰毛已被剃去,肉嫩光滑恥丘上,赫然紋著「公共廁所」四個大字。

「開門!開門……」是小采的聲音。

胖哥:「操,來的真是時候。」他一面說話,一面加緊抽送,似不肯善罷甘休。

阿東:「快,穿上衣服。好了沒有,大家動作快點。」

熊哥:「要射了!」

老婆驚呼:「啊啊……別……別給我老公看見……啊啊……」她一面掙扎,一面卻不能自已的喘息浪叫,肉臀在兩個男人的猛攻下,劇烈的震顫。

阿東:「快別幹了,一會有的是時間。」他強拉著胖哥,離開惠蓉的身體。

胖哥一臉不滿,怒道:「操!」洩憤似的在老婆肥白的肉臀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熊哥從妻子的身下鑽出,快速的穿上褲子,他卻是臉現歡愉,原來他已爽完,粘稠的精液胡滿了惠蓉的屁眼。

男人們陸續的整理好自己的著裝。

只有赤裸的老婆似一灘軟泥般的倒在車內,嬌軀一顫一顫,渾身香汗淋漓。

阿東隨手拿起自己的風衣,丟給小楠,指著惠蓉道:「快幫她蓋上。」

小楠迅速的扶起惠蓉,拉她到車椅上坐好,將阿東的風衣蓋在老婆的身上。

阿東掃了一眼眾人,道:「好了,我開門了。」繼而對著門外的我們喊道:「來了!」

熊哥:「等等……老子的褲襠卡住了。」他的話音未落,門「刷」的被阿東打開了。

接下來,便是我出現在了阿健的鏡頭中,表情茫然,那時候我只是心存懷疑,又怎會想到,妻子竟真的在車裡被那幾個男人輪姦了。

阿健:「志仁哥,一會能不能讓我也肏一回惠蓉姐?」

我正憋著一肚子的怨氣,扭頭對他吼道:「開好你的車,你這個該死的小流氓。」

阿健無趣的努了努嘴。

我拿出自己的手機,撥打老婆的電話。

我要她立刻回到我的身邊,我已經不能再忍,已經不能再等。

然而惠蓉沒有接聽。

我兀自不放棄,接二連三的打過去。

手機終於通了。

惠蓉:「老……老公……」她的語調急促,而又斷斷續續,彷彿在奔跑衝刺。

但她又怎麼可能在奔跑?

「嗚嗚……啜啜……」妻子的聲音如同小貓喝粥,拚命的吞嚥、吮吸,我只覺眼前一黑,腦海裡盡現老婆幫男人口交的畫面。

即使我不願承認,但事實終究是事實,惠蓉又和那幾個男人搞上了……

阿健:「志仁哥,我們到了。」

阿里山。

我:「知道了。」

迫不及待的下車去找惠蓉,心裡已做好將他們捉姦在床的準備。

我快步跑到他們的車旁,一把拉開車門。

惠蓉:「老公?」她似正要下車。

她穿著整齊,從外表上看,沒有一絲不妥的異像。

惠蓉臉露疑惑,問道:「怎麼了?這樣看我。」

「沒……沒什麼。」此刻我不禁懷疑自己,先前所看到、聽到、知道的一切都是夢境。

惠蓉仍是我純真的愛妻,從不被任何人玷汙過。

可是……可是,我也騙不了自己。

她紅艷艷的臉蛋,疲倦卻又似滿足的神態,讓我不得不堅信那些發生過的事。

那麼多年的夫妻,惠蓉的一顰一笑怎能瞞過我的眼睛?

我:「老婆,我想和你聊一聊。」

小采卻插嘴道:「馬上就開飯了,有什麼話,一會說嘛。」

惠蓉:「老公,幫大家一起幹活嘛。」

好……好吧,我將一口氣忍進肚裡,現在也確實不是談話的時候,阿東、阿健、雄哥、胖哥……都在,我不想被他們看笑話。

我們在山腳下午餐,搭了一個臨時用的餐桌。

阿東:「惠蓉你先吃。」他拿了一塊三明治遞給惠蓉。

老婆:「老公,你替我拿一下,我取一下紙巾。」

我向阿東道謝,接過他遞來的三明治,順便放進嘴裡嘗了一口。

一股濃濃的腥臭味?這味道?好像即熟悉又陌生,但一時又想不起來,只覺得很怪。

老婆:「哎呀,老公,你怎麼偷吃我的東西。」

我:「你的東西,我有什麼不能吃的?」

「但這是我的嘛。」

我小聲的對老婆道:「味道好像有點奇怪。」

妻子聽得我的話,小臉竟微微暈紅,回頭朝阿東瞪了一眼,阿東卻似笑非笑,神情中像隱含著某種秘密。

小采:「惠蓉,快吃吧,別涼了。」她手裡也拿著一個三明治,和老婆的一摸一樣。

惠蓉將三明治遞到嘴邊,吃一小口,她的表情,卻不像我一般覺得味道奇怪,而是像嘗到了某種令她興奮的滋味,她接著又吃了第二口、第三口……  她眼波流轉,似嘗到了春意,玉指刮下一點三明治上的白漿,伸出香舌捲繞指尖,將白漿一點一點的舔淨。

阿健看著老婆性感誘人的姿態,年少氣盛的他不禁凡心大動,一仰頭猛灌下幾大口啤酒。

阿東問惠蓉:「好吃嗎?」

惠蓉嚥了一口熱水,雙頰暈紅,喃喃的道:「你說呢?」她說話的時候,眼睛瞧上阿東,阿東也看向惠蓉,兩人眼神一對,又不約而同的微笑了一下,阿東的笑像是壞笑,妻子的笑卻似又羞又浪。

這兩個人,一定藏著秘密,但到底是什麼秘密?還有那三明治的奇怪味道,又是怎麼回事?

我心中思索,忽然,我好像想到了什麼。

三明治上塗著的白漿。

那……那乳白色的液體,和那股奇怪的腥味配起來,難不成是男人的精液?

胖哥:「惠蓉要不要再來一個?我包的哦。」

惠蓉羞嗒嗒的道:「我飽啦。」她沒有去接胖哥遞來的三明治,目光卻不經意的朝胖哥的褲襠望了一眼。

眼神似猶豫的想嘗一嘗那味道。

阿東:「惠蓉,三明治好不好吃?」

老婆:「好吃啊。」

「我看你喜歡吃,以後我們教你老公怎麼做,好不好?」

惠蓉看了我一眼道:「不好,我老公才不要學。」

小采插嘴道:「阿東,惠蓉是說,她只喜歡吃你們做的三明治。」

幾個男人「哈哈」大笑。

惠蓉羞道:「去,我才沒那麼說。」她將最後一口三明治放進嘴中,細嚼慢咽的吃下,又似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

午飯後,徒步上山,飽覽美景。

可我的心卻始終遊移在惠蓉的身上,我時刻想找個機會和她聊一聊,卻時刻找不到機會。

那幾個男人似與惠蓉粘在了一起,撕都撕不開。

惠蓉:「老公,救命啊,阿東又欺負我。」

阿東將老婆橫抱在臂彎中,嚇唬她,要將她丟進路旁的小溪。

惠蓉的雙手緊緊抱著阿東的脖頸,連聲嬌叫。

胖哥:「我來救你。」但他口裡說救惠蓉,手卻不安分的只管捏著老婆的翹臀。

熊哥也跑過去,卻幫著阿東脫掉惠蓉兩隻跑鞋,抓起她一隻穿著絲襪的肉嫩腳丫,瘙癢她的腳底。

「惠蓉姐,我來了!」小楠不甘人後,從阿東的背後繞出一雙毛手,按在老婆的酥胸上。

惠蓉被他們弄得上氣不接下氣,呼道:「啊呀呀……不行了……哈哈哈,你們快放了我。」

阿健:「我來給你們拍照。」他手舉著照相機,將一女四男的精彩場面攝錄了下來。

小采:「志仁,他們這樣玩你老婆,你不吃醋?」

我:「出來玩,高興嘛,他們也沒有太過分。」

「呵呵。」小采:「其實你什麼都知道了,是不是?」

「知道什麼?」

「你也和我老公一樣,喜歡看自己的老婆被人玩。」

我驚道:「小采,你在亂說什麼。」

小采看著我,調笑道:「我真的在亂說嗎?」

她的眼神,彷彿一把銳利的劍刃刺透我的心事。

我不禁心虛的避開視線。

小采笑了笑,不再說話。

日落西山,用過晚餐。

我們在山上露營,搭好帳篷,我與妻子一間,小采和她表弟一間,阿東和小楠一間,熊哥和胖哥一間。

眾人回屋歇息,準備明日早起觀賞日出。

我與惠蓉脫下厚重的外衣,躺在帳篷的被子裡。

終於能和她談一談今天的事。

我有太多的話想與她說。

惠蓉卻比我先開口:「老公,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看到了什麼?」

我:「看到啥?」

妻子狡黠的一笑,道:「小采竟然當著我面,和他的朋友在車子裡群交。」

「就在我們來的時候?」

「嗯,就是在來的路上。除了熊哥開車以外,剩下的阿東和胖哥就和小采在車裡搞亂交,他們把行李放你車上,其實是為了騰出空間,讓他們好有地方做愛。男人一個接一個輪上小采,你說誇張不誇張?」

「那你有沒有參加?」

「當然不會,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那他們有沒有勾引你?要你一起參加?」

「怎麼肯能?」老婆拍著胸口,好像一副受驚的樣子,「我嚇都嚇死了,你那時打電話來,我還想叫你帶我下車,可是小采把我的電話搶了過去,還在電話裡發出那種聲音,你聽到了嗎?」

「聽到什麼?」

老婆:「她對著我手機的聽筒,幫男人舔那個。」

「可是後來,我再打你的手機,為什麼打不通?」

妻子羞赧道:「他們……他們做了很過分的事。」

「講出來。」

「他們……他們把我的手機,塞進了小采的屁眼。」老婆說話時,卻不自覺的夾緊雙腿,更不敢與我正視,似怕我看出她心中的秘密。

惠蓉:「老……老公,你說小采淫不淫蕩?」

我道:「不但淫蕩,而且淫賤。」

惠蓉似有些詫異我會說出這樣的話,但兀自接道:「小采是我們班裡,出了名的公共汽車。」

「但我覺得她更像是公共廁所。」

惠蓉渾身一怔,似冷不防的被人澆了一頭的冷水,她頓了半響,才開口道:「老……老公,你說什麼?」

「公共廁所,你說的女人,我看更像是一間可以隨便讓人上的公共廁所。」

惠蓉俏臉不禁抽動,小手捏緊了被子,嬌軀控制不住的微微發顫。

惠蓉:「你是……是說,小采像公共廁所?」

「我說的不是小采。」

「那……那你在說誰?」妻子語聲顫抖,眼皮不停的跳動,彷彿她此刻不安的心。

我的一隻手從被下,摸上惠蓉光滑的大腿,老婆竟下意識的向旁躲開。

我:「怎麼了?」

惠蓉神色微變,道:「今……今天不方便。」

「不方便?為什麼不方便?」

「我……我有些肚子痛。」

「那讓老公替你揉揉。」

惠蓉卻不想讓我的手碰到她,道:「老公別鬧嘛,明天還要早起,我們睡了好不好?」

我想了想,道:「好,睡覺。」

妻子遲疑了半秒,但隨即聽到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可是我卻乘她不注意,忽然掀開被子,猛地擡起她的屁股,將她的內褲一把扯落。

只見她嫩紅的陰唇似花瓣般的像兩邊綻開,豆大陰蒂似被人玩弄了太久,縮不回包皮,而肉鼓鼓的挺在外面,小穴中盛滿著白乎乎的粘漿,至此未曾清理,不用猜都可以想到,這一定是別人射進去的精液。

惠蓉的整個人似已呆住,她怔怔的看著我,似已魂不附體。

惠蓉:「老……老公!我………聽我解釋……」

然而此刻,她的屁眼似因為內心的慌張,而劇烈的蠕動起來,一陣緊閉的收縮之後,隨即慢慢的、慢慢的張開,越擴越大,皺褶排便似的向外突出,直到一塊黑色的異物,從惠蓉的屁眼洞中探出腦袋,那居然是一隻手機。

惠蓉閉住了嘴,她似已明白自己,沒有解釋的必要。

我的手指頂在她光滑無毛的恥丘上,那「公共廁所」四個大字的中間。

我:「說實話?」

惠蓉雙手掩面,似羞愧到了極點。

我:「我可以不怪你,但你必須說實話。」

「真……真的肯原來我嗎?」

「但你必須說實話。」

「我……」她點了點頭。

我們一直聊天,從她淫亂的開始,到與我結婚後的淫亂。

她瞞了我很多事,但這種事讓我又氣憤、又興奮。

我一面責問她,一面在她的身上馳騁……  我從未感覺像今日這般的酣暢淋漓。

妻子在我的壓搾下,不停的喘息,但她的心神卻與我緊密交融。

我們相依為命,情濃於血。

大地緩緩的閃出一道金線。

我掀開帳篷,將赤裸的嬌妻抱出屋外。

我們緊緊的貼合,彷彿大地與此刻的太陽。

老婆:「啊……好美……嗯嗯……好美……」

我:「嗯嗯,我要射了。」

老婆:「來,來,全給我,我要!啊啊!」

我:「日出美如畫,日出爽上天!」

瀏覽:26

洨勇擅幹女律師

隨機文章:
被強奸和雞奸的村婦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S383美女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