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媽媽李曉婕

秋日的中午,陽光明亮而不酷熱。李曉婕騎著電動單車輕快地行駛在去學校的路上,迎面吹來陣陣清風,撩起了她的長發,此時她的心情,就像這秋日的晴空一樣輕松而愉快。

李曉婕今年四十一歲,是一所重點中學的年級部副主任。她身材高挑,皮膚白皙,明眸皓齒,雖然已經四十出頭了,但是因爲保養的好,心態年輕,所以看上去也就三十來歲。學校里的男老師們私下里把她評爲全校“第一性感女神”。曾經有一個剛分配來的大學生,以爲李曉婕還是個未婚女子,差點爲她墮入情網呢。

李曉婕不僅舉止端莊優雅,還非常時尚,任何的普通女裝,穿在她身上,都會立刻變得高端時尚有品位,學校里的女老師有很多,其中也不乏美女,但是論起服飾的搭配,全都不知不覺的跟李曉婕靠攏,可以說,李曉婕不僅人長得漂亮,還引領了整個學校的時尚新潮流呢。

長得漂亮,衣著時尚,能歌善舞,性格開朗等等這些詞語並不能代表李曉婕的全部,她在工作上的表現也是非常優秀的。就是因爲教學上的突出成績,她才在幾個月前被提拔爲學校年級部副主任。

此時的李曉婕,可以說迎來了工作上的黃金時期:領導看重,同事羨慕,學生擁護,處處春風得意,順風順水。然而在風光的外表之下,她的內心深處卻埋藏著一塊心病,一想起來就會隱隱作痛。

這塊心病就是她的獨生兒子小雨。

小雨今年十七歲,從小就因爲過度溺愛而暴躁自私,無法無天。小雨進入青春期以后,李曉婕意識到了自己早期的失誤,對兒子開始嚴加管教,怎奈此時的小雨早就成了一匹脫缰野馬,對媽媽的教誨不但不聽,還産生了強烈的逆反心理,一言不合就摔門而出,整天整夜的泡在網吧里不回家。一個優秀的中學老師,卻教育不好自己的兒子,李曉婕也真的是無奈了。

半個月以前,校長找李曉婕談心,給她安排了一項新的工作。

原來,有一個畢業班的班主任因爲身體原因,歇了長假。而這個班,又是全校最有名的“問題班”“搗蛋班”,所有的老師一提起來就頭疼,避之唯恐不及。校長找李曉婕談話的意思,就是希望她能夠以大局爲重,抽出一部分精力來,兼任這個班的班主任。

李曉婕一聽,當時頭就大了。不過,看著校長滿懷期待的目光,她還是答應了。她明白校長的意思,學校就是想借助她優秀的教學能力,給這個爛班帶來起色。促使她答應代理班主任還有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她的獨生兒子小雨也在這個班里。

剛一接手這個班的時候,李曉婕就發現,要想管理好這一群十七八歲的脫缰野馬,實在是太難了。尤其是王強、馬躍還有王小冰和李衛,這四個人已經形成了一個小團夥了,平時在班里欺負女同學,跟老師們搗亂出難題,一想起這幾個大神李曉婕的頭就開始大。跟他們幾個比起來,兒子小雨到顯得是個乖孩子了。

經過一番細心觀察,李曉婕跟王強馬躍等四人,分別進行了一次長談。苦口婆心,鼓勵外加激勵,推心置腹的跟四個人用心來交流。

努力沒有白費,四個搗蛋鬼的表現明顯好轉了,雖然成績沒有長進,但是課堂紀律有了很大好轉。爲此,校長專門在會議上點名對李曉婕提出了表揚。

但是,李曉婕並不滿足于現有的成績,她準備下午到學校以后,跟四個搗蛋鬼里邊學習成績較好一點的王小冰座談一次,想通過他,帶動其他幾個學生,共同把成績搞上去。

李曉婕的辦公室原本在教學樓三樓,自從兼任了班主任以后,她就主動把辦公桌搬到了二樓的綜合辦公室。這時候時間尚早,很多學生還沒有到校,她準備先利用這段時間整理一下教案。來到桌前,一眼就發現桌上有一封郵件,收件人正是她的名字:李曉婕。

她也沒有多想,隨手就撕開了封口,里邊是幾張照片,定睛一看,只覺得腦子里轟的一聲,血全湧到了臉上,身子一軟,幾乎沒有摔倒……

跟李曉婕同一個辦公室的吳征老師,一看她臉色不正常,關切地問道:李姐,沒事吧?

李曉婕深吸口氣,強迫自己靜下心來,不動聲色的把信封放進抽屜里,鎖上。然后淡淡一笑回複吳老師:沒事,昨晚睡的少,有些不舒服。

整個下午,李曉婕都心思不甯,腦子里反複播放著照片上的畫面,一遍遍的在心里篩選衡量:到底是誰寄來的這些照片?

照片上的畫面不堪入目,令人臉紅心跳,但是,最令她無法接受的是,照片上的女人就是李曉婕自己!

可是,她自問,自己這些年來作風正派,從來沒有在肉體上背叛過丈夫,照片上的自己,明顯就是p上去的,是把另一個女人的淫蕩照片,經過p圖修改,換成了她李曉婕的頭像。

這個寄照片的人是誰?他的目的是什麽?

李曉婕苦苦思索,不明白是怎麽回事。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寄照片的人,是認識她的,是她的熟人!

第二天是星期三,李曉婕下午剛到學校,赫然發現辦公桌上又有一封寄給她的郵件,與昨天收到的那一封一模一樣!

她內心一陣狂跳。這時辦公室里恰好沒人,她飛快地把郵寄收進抽屜里,然后虛脫一般地在桌邊坐下,緊張的臉色都發白了。

鎮靜一下心神,李曉婕決定把郵件拆開,怕什麽,大不了還是那種汙穢的照片而已……

她把郵件取出來,手有些發抖。
這是一個很常見的檔案袋式的硬質紙袋,撕開封口,里邊果然又是兩張照片。

這次的照片與昨天不同。沒有p上她李曉婕的頭像,照片上最醒目的,是一根粗壯挺拔油光發亮的肉柱,基部是密集濃黑的一片。

不知怎麽的,李曉婕竟然被這血脈贲張的巨物震撼到了,心里湧起一絲異樣的感覺……這……這是真的?……這這也太大了吧……

李曉婕今年已經四十一歲,結婚已經將近二十年,兒子小雨也已經十七歲了。丈夫是某機關的中層干部,爲人老成本分,性格內向,做事認真。夫妻感情雖然說不上多麽浪漫多麽激情,但是也互敬互愛,平靜而又安甯。

如果說這種安甯的家庭氛圍有什麽美中不足的話,那就是缺少一份新鮮活力了。丈夫老朱過于古板,缺少情趣,兩人的兩性生活多年來一直平淡如水。李曉婕雖然覺得總有那麽一絲遺憾,但是,看到丈夫憨厚的面孔和兒子日漸成熟帥氣的身影,那一絲遺憾就立刻被湧上心頭的幸福溫馨的家庭氣氛淹沒了。

丈夫忠誠體貼,兒子英俊帥氣,夫妻工作穩定,家庭氣氛和諧——一個女人擁有這樣一個家,應該知足了,至于那兩性生活上的一絲遺憾,又算的了什麽?能當飯吃啊?或許,每一個家庭都是這個樣子的吧……

傍晚回到家里,丈夫老朱正在廚房做飯。李曉婕猶豫著想把收到照片的事告訴他,卻終于什麽也沒有說。一是因爲丈夫心眼窄,怕他知道了以后成了心病,二是因爲她不知道該怎樣開口。結婚二十年,兩人之間說話一直中規中矩,就是在性生活當中,都從來沒有提到過某些敏感的字眼。太羞人了,照片上的那赤裸裸的巨物 ,怎麽說的出口?

草草吃了點東西,鄰居來叫老朱去打牌。李曉婕沒心情看電視,洗了澡就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睡夢中聽見門響,丈夫回來了。李曉婕也懶得睜眼。不一會,老朱脫衣上了床,掀開了她的被子。憑感覺,她知道丈夫想跟她做那種事。

她繼續閉了眼不動。
丈夫在她身上摸索了幾下,就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李曉婕感覺到那根硬硬的東西頂到了她大腿根部。
忽然之間,李曉婕腦子里浮現出了照片上那根傲然挺立的巨柱,是那樣的清晰,那樣的真切,就好像暗夜里突然亮起了一盞燈,一股逼人的騷氣令她幾乎窒息。
她下意識地伸手握住了丈夫勃起的肉棒,刹時間,腦海里亮起的那盞燈熄滅了……
……照片上的那巨柱,不會是真的吧……不然,差距怎麽會這麽大呢……

丈夫在她身上蠕動的時候,李曉婕腦子里竟然在做著誰大誰小、是真是假的比較……

丈夫結束了戰斗,很快響起了鼾聲,而李曉婕卻再也睡不著了……

第二天早晨醒來,李曉婕渾身困乏,正好上午沒她的課,她就想再多睡一會。正在半睡半醒之間,電話響了,是閨蜜文慧打來的,約她一塊去逛街買衣服。

李曉婕想起來了,前幾天她和文慧去一家女裝專賣,看上了一套米色的西裝套裙,因爲當時帶的錢不夠多,就先交了部分定金,約定過幾天去取。

強打精神起來,洗漱完畢,與文慧會合以后,姐妹兩人先去女裝店里取衣服。
那件米色西裝套裙,就好像是專爲曉婕量身定做的一樣,穿上以后,配上肉色長筒絲襪,乳白色高跟鞋,那份氣質,那種風韻,令在場的顧客和店員們連連贊歎。曉婕覺得自己一下子成了衆星捧月的女神,容光煥發,憂郁的心情一下子一掃而空了。

交完錢以后,曉婕就想把這身套裙脫下來讓店員打包,文慧死活不依,說這衣服買來就是爲了穿的,干嘛還要包起來?說著就把曉婕原來的那身衣服塞進袋子里,然后推著她出了門。

姐倆在門店林立的大街上轉悠到了中午,曉婕想回家吃午飯,文慧不肯 ,硬拉著她去吃米線,說已經好久沒有吃過了。
李曉婕給家里先打了電話,說自己不回家吃飯了。文慧在一旁笑她太“宅”了,是典型的良家婦女。

吃完米線,兩人又去逛了一家新開業的商場。這時候時間已經不早了。
與文慧分手以后,曉婕打了個出租,直接去學校上班。
曉婕自己對這身衣服也極其滿意。走進學校大門的時候,正是學生們陸續返校的時候,一路上不斷的有學生跟她打招呼,有兩個年輕女教師還特意把她攔住,圍著她打量誇贊了半天,誇她這身衣服穿在身上簡直就是“美翻”了。

走進教學大樓的時候,在樓道里迎面遇到了副校長周子強,老遠就誇張的大聲說道:呦嗬,曉婕這身衣服可真漂亮,女神范啊!

曉婕微笑著點頭致謝。高跟鞋咯噔咯噔的一直走到自己所在的辦公室門口。時間還早,同屋的老師們一個都沒在。忽然,李曉婕一下子呆住了,一上午的好心情瞬間降溫到了冰點——
她看到了自己桌上,又放著一個熟悉的郵件信封!

李曉婕霎那間手腳冰涼,呆立了足有一分多鍾,這才把心一橫,過去把信封拿了起來。

手指在發抖,一連撕了好幾下,才把封口撕開,然而,從微微張開的封口里,並沒有看見照片!

怎麽是空的?不可能啊,曉婕下意識地把紙袋倒過來抖了兩下,有兩件白乎乎軟哄哄的東西掉了出來,掉到了她的腳邊。

曉婕下意識地低下頭去,想看看到底是什麽東西,定睛一看,登時腦子里轟地一聲,忍不住“啊”的低叫了一聲……

在她腳下的那兩件小東西,竟然是兩個避孕套!而且還是已經使用過的,每個套子里,都有一大灘黏糊糊乳白色的液體……

李曉婕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她收到的第三個郵件,竟然是灌裝了精液的避孕套!

就在李曉婕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時候,門一響,同屋辦公的年輕女教師劉玉潔走了進來。

李曉婕的腦子里瞬間閃過一個念頭:千萬不能讓劉玉潔看見地上的東西,不然自己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說時遲那時快,曉婕一俯身,一把將地上的兩個避孕套抓了起來,幾乎連考慮都沒有考慮,就直接放進了西裝上衣的口袋里……

劉玉潔是剛剛參加工作的大學生,靓麗而又時尚,性格開朗,愛說愛笑。進門看見站在桌前一身新衣的李曉婕,立刻孩子一般大叫一聲:“哇噻!李姐,你這衣服是新買的吧,好漂亮啊!”說著跳過來抓住她胳膊,一邊上下打量,一邊連珠炮般的追問:“什麽牌子的? 在哪買的? 多少錢啊?……”

李曉婕尴尬的站在原地,含糊地回答著,心里卻在暗暗叫苦:剛才她抓起那兩個避孕套的時候,里邊的精液已經有一部分流了出來,現在她手心里和手指上,粘乎乎滑溜溜的,像弄了一手漿糊,別扭極了。想找點東西擦一下,可劉玉潔此時正抓住她的胳膊左看右看,因此只能輕輕把手握成拳頭,不讓她發現有什麽異常,那滋味,別提有多難受了……

這時候,又有兩人前后腳走進屋來。一個是三十五歲的謝紅芳謝老師,一個是五十來歲的馬秀敏馬老師,都是同屋辦公的同事。兩人不約而同地走過來,圍著李曉婕上下打量品評。一個誇衣服的面料好、款式新,一個誇李曉婕身材好氣質佳,跟這身衣服特別搭配。

李曉婕尴尬的要死,被她們三人圍著,一時不能脫身,只能勉強的微笑著,應和著幾位同事的誇獎贊美,生怕被她們發現了自己手心里的秘密,窘迫的臉上都冒汗了……

原以爲三個人再評論幾句就會去各自辦公,不料劉玉潔忽然說道:“哎,紅芳姐,你和李姐身材差不多,這衣服你穿上肯定也特別合適!要不讓李姐脫下來你試試?”

李曉婕嚇了一跳,還沒來的及說話,謝紅芳已經笑著接口說道:“好啊好啊,試試就試試,就怕我穿上沒有李姐穿上好看呢……”

馬秀敏老師是幾個人中的老大姐,此時也跟著說道:“你們倆呀,誰也別謙虛,都有氣質,穿上都好看。”

李曉婕心里暗暗叫苦,嘴上支支吾吾的說道:“……這……這……都上班了,在這脫衣服,不合適吧……”

劉玉潔爽快地笑道:“有什麽不合適的,里邊不還有一件襯衣了嗎?是不是舍不得呀,嘻嘻……”說著伸手去幫她解上衣紐扣。

此刻的李曉婕,緊張尴尬到了極點。本來在女同事之間,彼此試穿一下對方的新衣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根本沒有理由拒絕,可是此刻卻與平時不同,因爲她的上衣口袋里,裝著兩個使用過的避孕套,而她的右手手心里,粘乎乎滑溜溜的精液還沒有來得及擦掉……

就在李曉婕無比尴尬、萬分糾結的時候,謝紅芳已經解開了上衣,搭在了椅子靠背上,旁邊的老大姐馬老師也笑盈盈地看著她,而劉玉潔也已經解開了她的第一粒紐扣……

李曉婕知道,此時此刻,是說什麽也不能拒絕了……

她把心一橫,機械地任由劉玉潔幫她把上衣脫了下來,臉上挂著僵硬的微笑,心里卻在緊張地祈禱,祈禱謝紅芳穿上以后,不要下意識地去掏口袋,那樣她的秘密就不會泄露,今天的一切就只是一場虛驚……

謝紅芳也是一位愛打扮的氣質美女,接過劉玉潔遞過來的衣服穿上以后,輕盈地原地轉了一圈,笑吟吟地問道:“怎麽樣?好看不好看?”

劉玉潔連連鼓掌,誇道:“好看!好看!跟李姐穿上一樣漂亮!”

這時候,同屋辦公的吳征老師一步跨進門來。他是這屋里的兩位男老師之一,今年二十八歲,戴一副眼鏡,還沒有結婚,一直暗中喜歡劉玉潔。一進門就笑著說道:“怎麽這麽熱鬧啊?……喲,紅芳姐,這衣服可真漂亮啊,新買的啊……”

謝紅芳答道:“哪啊,是李姐買的,我先替她試試。”

吳征圍著紅芳轉了一圈,在她身前站定,手托著下巴,說道:“嗯,真不錯!要說李姐這審美的眼光,可真是沒得比啦…………咦?……”說到這里忽然愣了一下,眼光直勾勾地盯著那身衣服的下擺:“……怎麽濕了一片?口袋里裝的什麽啊?……”

一聽此言,在場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聚焦到那件上衣的右側口袋部位,只見那地方不知何時,已經濕了雞蛋大小的一片,而且這片濕痕似乎正在不易察覺的慢慢擴大……

李曉婕腦子里轟地一聲,眼前一黑,幾乎暈倒。她知道,一切都完了……

那一片濕痕,正是裝在口袋里的避孕套中的精液流出來弄濕的……李曉婕剛才雖然及時地把避孕套放進了口袋里,但是匆忙之間她卻沒有想到,精液既然可以糊在她手上,自然也可以流出來浸濕了她的新衣服……

謝紅芳處在幾人中間,在衆目睽睽之下,周身很不自然。她下意識地伸手去口袋里掏了一下,手指觸到的是一團軟軟的東西,隨手就掏了出來……

幾個人的目光立刻聚焦到她右手上,只見她雪白的五指指尖上,捏著的竟是兩只軟塌塌的避孕套,其中一只還是口朝下的,此刻正有一股粘乎乎的液體淋淋漓漓地灑落下來……

在衆人的無比驚詫之中,紅芳啊地叫了一聲,蛇咬了一般猛地一抖手,將手里的東西甩了出去……

那只精液沒有漏出的避孕套,斜著飛到了右邊的一張辦公桌上,隨著“啪”地一聲輕響,里邊的精液因爲這一摔之力,都從開口部位噴濺了出來,噴到水杯上,濺到課本上,大部分則是粘乎乎的噴灑在了桌面上……

而那只精液流出了一多半的避孕套,則筆直地向前飛去。此時劉玉潔正和吳征站在謝紅芳對面,那只避孕套不偏不倚,“啪”地一下,正甩在劉玉潔胸前,粘乎乎地就貼在了那里……

劉玉潔今天穿的是一件低胸蕾絲邊上衣,那只避孕套正好開口朝下,一半貼在她白嫩的胸前肌膚上,一半粘在蕾絲邊緣上,此刻從那開口里,仍有一縷粘滑的液體流淌出來,流到蕾絲上,再透過蕾絲紋理滲進去,浸濕了里邊的乳罩……

劉玉潔“啊”地驚叫一聲,火燙一般地伸手在胸前亂抓,然后氣急敗壞地將那個軟乎乎滑溜溜的東西摔在了地上。但是,她胸前肌膚以及衣衫已經被浸濕了一片。剛想用手去擦,卻發現手指上也粘上了那種粘乎乎的液體……她惡心地張著手指,卻一時找不到合適的東西來擦拭,又急又氣,幾乎都要哭了:“這……這是怎麽回事……”

秋日的中午,陽光明亮而不酷熱。李曉婕騎著電動單車輕快地行駛在去學校的路上,迎面吹來陣陣清風,撩起了她的長發,此時她的心情,就像這秋日的晴空一樣輕松而愉快。

李曉婕今年四十一歲,是一所重點中學的年級部副主任。她身材高挑,皮膚白皙,明眸皓齒,雖然已經四十出頭了,但是因爲保養的好,心態年輕,所以看上去也就三十來歲。學校里的男老師們私下里把她評爲全校“第一性感女神”。曾經有一個剛分配來的大學生,以爲李曉婕還是個未婚女子,差點爲她墮入情網呢。

李曉婕不僅舉止端莊優雅,還非常時尚,任何的普通女裝,穿在她身上,都會立刻變得高端時尚有品位,學校里的女老師有很多,其中也不乏美女,但是論起服飾的搭配,全都不知不覺的跟李曉婕靠攏,可以說,李曉婕不僅人長得漂亮,還引領了整個學校的時尚新潮流呢。

長得漂亮,衣著時尚,能歌善舞,性格開朗等等這些詞語並不能代表李曉婕的全部,她在工作上的表現也是非常優秀的。就是因爲教學上的突出成績,她才在幾個月前被提拔爲學校年級部副主任。

此時的李曉婕,可以說迎來了工作上的黃金時期:領導看重,同事羨慕,學生擁護,處處春風得意,順風順水。然而在風光的外表之下,她的內心深處卻埋藏著一塊心病,一想起來就會隱隱作痛。

這塊心病就是她的獨生兒子小雨。

小雨今年十七歲,從小就因爲過度溺愛而暴躁自私,無法無天。小雨進入青春期以后,李曉婕意識到了自己早期的失誤,對兒子開始嚴加管教,怎奈此時的小雨早就成了一匹脫缰野馬,對媽媽的教誨不但不聽,還産生了強烈的逆反心理,一言不合就摔門而出,整天整夜的泡在網吧里不回家。一個優秀的中學老師,卻教育不好自己的兒子,李曉婕也真的是無奈了。

半個月以前,校長找李曉婕談心,給她安排了一項新的工作。

原來,有一個畢業班的班主任因爲身體原因,歇了長假。而這個班,又是全校最有名的“問題班”“搗蛋班”,所有的老師一提起來就頭疼,避之唯恐不及。校長找李曉婕談話的意思,就是希望她能夠以大局爲重,抽出一部分精力來,兼任這個班的班主任。

李曉婕一聽,當時頭就大了。不過,看著校長滿懷期待的目光,她還是答應了。她明白校長的意思,學校就是想借助她優秀的教學能力,給這個爛班帶來起色。促使她答應代理班主任還有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她的獨生兒子小雨也在這個班里。

剛一接手這個班的時候,李曉婕就發現,要想管理好這一群十七八歲的脫缰野馬,實在是太難了。尤其是王強、馬躍還有王小冰和李衛,這四個人已經形成了一個小團夥了,平時在班里欺負女同學,跟老師們搗亂出難題,一想起這幾個大神李曉婕的頭就開始大。跟他們幾個比起來,兒子小雨到顯得是個乖孩子了。

經過一番細心觀察,李曉婕跟王強馬躍等四人,分別進行了一次長談。苦口婆心,鼓勵外加激勵,推心置腹的跟四個人用心來交流。

努力沒有白費,四個搗蛋鬼的表現明顯好轉了,雖然成績沒有長進,但是課堂紀律有了很大好轉。爲此,校長專門在會議上點名對李曉婕提出了表揚。

但是,李曉婕並不滿足于現有的成績,她準備下午到學校以后,跟四個搗蛋鬼里邊學習成績較好一點的王小冰座談一次,想通過他,帶動其他幾個學生,共同把成績搞上去。

李曉婕的辦公室原本在教學樓三樓,自從兼任了班主任以后,她就主動把辦公桌搬到了二樓的綜合辦公室。這時候時間尚早,很多學生還沒有到校,她準備先利用這段時間整理一下教案。來到桌前,一眼就發現桌上有一封郵件,收件人正是她的名字:李曉婕。

她也沒有多想,隨手就撕開了封口,里邊是幾張照片,定睛一看,只覺得腦子里轟的一聲,血全湧到了臉上,身子一軟,幾乎沒有摔倒……

跟李曉婕同一個辦公室的吳征老師,一看她臉色不正常,關切地問道:李姐,沒事吧?

李曉婕深吸口氣,強迫自己靜下心來,不動聲色的把信封放進抽屜里,鎖上。然后淡淡一笑回複吳老師:沒事,昨晚睡的少,有些不舒服。

整個下午,李曉婕都心思不甯,腦子里反複播放著照片上的畫面,一遍遍的在心里篩選衡量:到底是誰寄來的這些照片?

照片上的畫面不堪入目,令人臉紅心跳,但是,最令她無法接受的是,照片上的女人就是李曉婕自己!

可是,她自問,自己這些年來作風正派,從來沒有在肉體上背叛過丈夫,照片上的自己,明顯就是p上去的,是把另一個女人的淫蕩照片,經過p圖修改,換成了她李曉婕的頭像。

這個寄照片的人是誰?他的目的是什麽?

李曉婕苦苦思索,不明白是怎麽回事。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寄照片的人,是認識她的,是她的熟人!

第二天是星期三,李曉婕下午剛到學校,赫然發現辦公桌上又有一封寄給她的郵件,與昨天收到的那一封一模一樣!

她內心一陣狂跳。這時辦公室里恰好沒人,她飛快地把郵寄收進抽屜里,然后虛脫一般地在桌邊坐下,緊張的臉色都發白了。

鎮靜一下心神,李曉婕決定把郵件拆開,怕什麽,大不了還是那種汙穢的照片而已……

她把郵件取出來,手有些發抖。
這是一個很常見的檔案袋式的硬質紙袋,撕開封口,里邊果然又是兩張照片。

這次的照片與昨天不同。沒有p上她李曉婕的頭像,照片上最醒目的,是一根粗壯挺拔油光發亮的肉柱,基部是密集濃黑的一片。

不知怎麽的,李曉婕竟然被這血脈贲張的巨物震撼到了,心里湧起一絲異樣的感覺……這……這是真的?……這這也太大了吧……

李曉婕今年已經四十一歲,結婚已經將近二十年,兒子小雨也已經十七歲了。丈夫是某機關的中層干部,爲人老成本分,性格內向,做事認真。夫妻感情雖然說不上多麽浪漫多麽激情,但是也互敬互愛,平靜而又安甯。

如果說這種安甯的家庭氛圍有什麽美中不足的話,那就是缺少一份新鮮活力了。丈夫老朱過于古板,缺少情趣,兩人的兩性生活多年來一直平淡如水。李曉婕雖然覺得總有那麽一絲遺憾,但是,看到丈夫憨厚的面孔和兒子日漸成熟帥氣的身影,那一絲遺憾就立刻被湧上心頭的幸福溫馨的家庭氣氛淹沒了。

丈夫忠誠體貼,兒子英俊帥氣,夫妻工作穩定,家庭氣氛和諧——一個女人擁有這樣一個家,應該知足了,至于那兩性生活上的一絲遺憾,又算的了什麽?能當飯吃啊?或許,每一個家庭都是這個樣子的吧……

傍晚回到家里,丈夫老朱正在廚房做飯。李曉婕猶豫著想把收到照片的事告訴他,卻終于什麽也沒有說。一是因爲丈夫心眼窄,怕他知道了以后成了心病,二是因爲她不知道該怎樣開口。結婚二十年,兩人之間說話一直中規中矩,就是在性生活當中,都從來沒有提到過某些敏感的字眼。太羞人了,照片上的那赤裸裸的巨物 ,怎麽說的出口?

草草吃了點東西,鄰居來叫老朱去打牌。李曉婕沒心情看電視,洗了澡就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睡夢中聽見門響,丈夫回來了。李曉婕也懶得睜眼。不一會,老朱脫衣上了床,掀開了她的被子。憑感覺,她知道丈夫想跟她做那種事。

她繼續閉了眼不動。
丈夫在她身上摸索了幾下,就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李曉婕感覺到那根硬硬的東西頂到了她大腿根部。
忽然之間,李曉婕腦子里浮現出了照片上那根傲然挺立的巨柱,是那樣的清晰,那樣的真切,就好像暗夜里突然亮起了一盞燈,一股逼人的騷氣令她幾乎窒息。
她下意識地伸手握住了丈夫勃起的肉棒,刹時間,腦海里亮起的那盞燈熄滅了……
……照片上的那巨柱,不會是真的吧……不然,差距怎麽會這麽大呢……

丈夫在她身上蠕動的時候,李曉婕腦子里竟然在做著誰大誰小、是真是假的比較……

丈夫結束了戰斗,很快響起了鼾聲,而李曉婕卻再也睡不著了……

第二天早晨醒來,李曉婕渾身困乏,正好上午沒她的課,她就想再多睡一會。正在半睡半醒之間,電話響了,是閨蜜文慧打來的,約她一塊去逛街買衣服。

李曉婕想起來了,前幾天她和文慧去一家女裝專賣,看上了一套米色的西裝套裙,因爲當時帶的錢不夠多,就先交了部分定金,約定過幾天去取。

強打精神起來,洗漱完畢,與文慧會合以后,姐妹兩人先去女裝店里取衣服。
那件米色西裝套裙,就好像是專爲曉婕量身定做的一樣,穿上以后,配上肉色長筒絲襪,乳白色高跟鞋,那份氣質,那種風韻,令在場的顧客和店員們連連贊歎。曉婕覺得自己一下子成了衆星捧月的女神,容光煥發,憂郁的心情一下子一掃而空了。

交完錢以后,曉婕就想把這身套裙脫下來讓店員打包,文慧死活不依,說這衣服買來就是爲了穿的,干嘛還要包起來?說著就把曉婕原來的那身衣服塞進袋子里,然后推著她出了門。

姐倆在門店林立的大街上轉悠到了中午,曉婕想回家吃午飯,文慧不肯 ,硬拉著她去吃米線,說已經好久沒有吃過了。
李曉婕給家里先打了電話,說自己不回家吃飯了。文慧在一旁笑她太“宅”了,是典型的良家婦女。

吃完米線,兩人又去逛了一家新開業的商場。這時候時間已經不早了。
與文慧分手以后,曉婕打了個出租,直接去學校上班。
曉婕自己對這身衣服也極其滿意。走進學校大門的時候,正是學生們陸續返校的時候,一路上不斷的有學生跟她打招呼,有兩個年輕女教師還特意把她攔住,圍著她打量誇贊了半天,誇她這身衣服穿在身上簡直就是“美翻”了。

走進教學大樓的時候,在樓道里迎面遇到了副校長周子強,老遠就誇張的大聲說道:呦嗬,曉婕這身衣服可真漂亮,女神范啊!

曉婕微笑著點頭致謝。高跟鞋咯噔咯噔的一直走到自己所在的辦公室門口。時間還早,同屋的老師們一個都沒在。忽然,李曉婕一下子呆住了,一上午的好心情瞬間降溫到了冰點——
她看到了自己桌上,又放著一個熟悉的郵件信封!

李曉婕霎那間手腳冰涼,呆立了足有一分多鍾,這才把心一橫,過去把信封拿了起來。

手指在發抖,一連撕了好幾下,才把封口撕開,然而,從微微張開的封口里,並沒有看見照片!

怎麽是空的?不可能啊,曉婕下意識地把紙袋倒過來抖了兩下,有兩件白乎乎軟哄哄的東西掉了出來,掉到了她的腳邊。

曉婕下意識地低下頭去,想看看到底是什麽東西,定睛一看,登時腦子里轟地一聲,忍不住“啊”的低叫了一聲……

在她腳下的那兩件小東西,竟然是兩個避孕套!而且還是已經使用過的,每個套子里,都有一大灘黏糊糊乳白色的液體……

李曉婕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她收到的第三個郵件,竟然是灌裝了精液的避孕套!

就在李曉婕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時候,門一響,同屋辦公的年輕女教師劉玉潔走了進來。

李曉婕的腦子里瞬間閃過一個念頭:千萬不能讓劉玉潔看見地上的東西,不然自己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說時遲那時快,曉婕一俯身,一把將地上的兩個避孕套抓了起來,幾乎連考慮都沒有考慮,就直接放進了西裝上衣的口袋里……

劉玉潔是剛剛參加工作的大學生,靓麗而又時尚,性格開朗,愛說愛笑。進門看見站在桌前一身新衣的李曉婕,立刻孩子一般大叫一聲:“哇噻!李姐,你這衣服是新買的吧,好漂亮啊!”說著跳過來抓住她胳膊,一邊上下打量,一邊連珠炮般的追問:“什麽牌子的? 在哪買的? 多少錢啊?……”

李曉婕尴尬的站在原地,含糊地回答著,心里卻在暗暗叫苦:剛才她抓起那兩個避孕套的時候,里邊的精液已經有一部分流了出來,現在她手心里和手指上,粘乎乎滑溜溜的,像弄了一手漿糊,別扭極了。想找點東西擦一下,可劉玉潔此時正抓住她的胳膊左看右看,因此只能輕輕把手握成拳頭,不讓她發現有什麽異常,那滋味,別提有多難受了……

這時候,又有兩人前后腳走進屋來。一個是三十五歲的謝紅芳謝老師,一個是五十來歲的馬秀敏馬老師,都是同屋辦公的同事。兩人不約而同地走過來,圍著李曉婕上下打量品評。一個誇衣服的面料好、款式新,一個誇李曉婕身材好氣質佳,跟這身衣服特別搭配。

李曉婕尴尬的要死,被她們三人圍著,一時不能脫身,只能勉強的微笑著,應和著幾位同事的誇獎贊美,生怕被她們發現了自己手心里的秘密,窘迫的臉上都冒汗了……

原以爲三個人再評論幾句就會去各自辦公,不料劉玉潔忽然說道:“哎,紅芳姐,你和李姐身材差不多,這衣服你穿上肯定也特別合適!要不讓李姐脫下來你試試?”

李曉婕嚇了一跳,還沒來的及說話,謝紅芳已經笑著接口說道:“好啊好啊,試試就試試,就怕我穿上沒有李姐穿上好看呢……”

馬秀敏老師是幾個人中的老大姐,此時也跟著說道:“你們倆呀,誰也別謙虛,都有氣質,穿上都好看。”

李曉婕心里暗暗叫苦,嘴上支支吾吾的說道:“……這……這……都上班了,在這脫衣服,不合適吧……”

劉玉潔爽快地笑道:“有什麽不合適的,里邊不還有一件襯衣了嗎?是不是舍不得呀,嘻嘻……”說著伸手去幫她解上衣紐扣。

此刻的李曉婕,緊張尴尬到了極點。本來在女同事之間,彼此試穿一下對方的新衣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根本沒有理由拒絕,可是此刻卻與平時不同,因爲她的上衣口袋里,裝著兩個使用過的避孕套,而她的右手手心里,粘乎乎滑溜溜的精液還沒有來得及擦掉……

就在李曉婕無比尴尬、萬分糾結的時候,謝紅芳已經解開了上衣,搭在了椅子靠背上,旁邊的老大姐馬老師也笑盈盈地看著她,而劉玉潔也已經解開了她的第一粒紐扣……

李曉婕知道,此時此刻,是說什麽也不能拒絕了……

她把心一橫,機械地任由劉玉潔幫她把上衣脫了下來,臉上挂著僵硬的微笑,心里卻在緊張地祈禱,祈禱謝紅芳穿上以后,不要下意識地去掏口袋,那樣她的秘密就不會泄露,今天的一切就只是一場虛驚……

謝紅芳也是一位愛打扮的氣質美女,接過劉玉潔遞過來的衣服穿上以后,輕盈地原地轉了一圈,笑吟吟地問道:“怎麽樣?好看不好看?”

劉玉潔連連鼓掌,誇道:“好看!好看!跟李姐穿上一樣漂亮!”

這時候,同屋辦公的吳征老師一步跨進門來。他是這屋里的兩位男老師之一,今年二十八歲,戴一副眼鏡,還沒有結婚,一直暗中喜歡劉玉潔。一進門就笑著說道:“怎麽這麽熱鬧啊?……喲,紅芳姐,這衣服可真漂亮啊,新買的啊……”

謝紅芳答道:“哪啊,是李姐買的,我先替她試試。”

吳征圍著紅芳轉了一圈,在她身前站定,手托著下巴,說道:“嗯,真不錯!要說李姐這審美的眼光,可真是沒得比啦…………咦?……”說到這里忽然愣了一下,眼光直勾勾地盯著那身衣服的下擺:“……怎麽濕了一片?口袋里裝的什麽啊?……”

一聽此言,在場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聚焦到那件上衣的右側口袋部位,只見那地方不知何時,已經濕了雞蛋大小的一片,而且這片濕痕似乎正在不易察覺的慢慢擴大……

李曉婕腦子里轟地一聲,眼前一黑,幾乎暈倒。她知道,一切都完了……

那一片濕痕,正是裝在口袋里的避孕套中的精液流出來弄濕的……李曉婕剛才雖然及時地把避孕套放進了口袋里,但是匆忙之間她卻沒有想到,精液既然可以糊在她手上,自然也可以流出來浸濕了她的新衣服……

謝紅芳處在幾人中間,在衆目睽睽之下,周身很不自然。她下意識地伸手去口袋里掏了一下,手指觸到的是一團軟軟的東西,隨手就掏了出來……

幾個人的目光立刻聚焦到她右手上,只見她雪白的五指指尖上,捏著的竟是兩只軟塌塌的避孕套,其中一只還是口朝下的,此刻正有一股粘乎乎的液體淋淋漓漓地灑落下來……

在衆人的無比驚詫之中,紅芳啊地叫了一聲,蛇咬了一般猛地一抖手,將手里的東西甩了出去……

那只精液沒有漏出的避孕套,斜著飛到了右邊的一張辦公桌上,隨著“啪”地一聲輕響,里邊的精液因爲這一摔之力,都從開口部位噴濺了出來,噴到水杯上,濺到課本上,大部分則是粘乎乎的噴灑在了桌面上……

而那只精液流出了一多半的避孕套,則筆直地向前飛去。此時劉玉潔正和吳征站在謝紅芳對面,那只避孕套不偏不倚,“啪”地一下,正甩在劉玉潔胸前,粘乎乎地就貼在了那里……

劉玉潔今天穿的是一件低胸蕾絲邊上衣,那只避孕套正好開口朝下,一半貼在她白嫩的胸前肌膚上,一半粘在蕾絲邊緣上,此刻從那開口里,仍有一縷粘滑的液體流淌出來,流到蕾絲上,再透過蕾絲紋理滲進去,浸濕了里邊的乳罩……

劉玉潔“啊”地驚叫一聲,火燙一般地伸手在胸前亂抓,然后氣急敗壞地將那個軟乎乎滑溜溜的東西摔在了地上。但是,她胸前肌膚以及衣衫已經被浸濕了一片。剛想用手去擦,卻發現手指上也粘上了那種粘乎乎的液體……她惡心地張著手指,卻一時找不到合適的東西來擦拭,又急又氣,幾乎都要哭了:“這……這是怎麽回事……”

瀏覽:76

不倫妻偷腥中出

隨機文章:
師師之買菜風波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S383美女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