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雙胞胎作愛

認識現在的女友小菁是在朋友的生日派對。

那天大家都喝得不少,派對過後我們兩人就糊里糊塗的相擁走進了酒店。

不過還好沒有因此而覺得尷尬,過後幾次見面大家還覺得都對方都挺適合自己,於是自然而然的,交往一個月後,小菁搬來跟我住在了一起。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

「嘻嘻,寶寶,我回來了。」一進門,我就叫著小菁,然後習慣性的等著她跑過來投進我懷裡然後在她那33c的大咪咪上肆虐一番。但是卻沒有人回應。

去證券公司看股票了吧?怎麼也不打個電話給我?哼,等她回來再好好「教育教育」她。我一邊得意的想著一會兒小菁在床上浪不夠的騷樣子,一邊推開臥室的門準備換衣服沖涼。

「哎?!」我低呼一聲,卻見小菁眉角掛著一絲笑容在床上睡得正熟。居然睡得這麼死,我回來都不知道?我有點點不太高興。(男人嘛,都是這樣的啦,總希望女孩子以自己為中心的嘛,女觀眾請原諒一下。^?^)不過看見她露在被子外面那只白藕般的手臂,臉上那副睡態可掬的樣子,那點不高興唰的就煙消雲散,跑到爪哇國去了。幾下脫掉了衣服,屏住呼吸。輕手輕腳的鑽進了被子。

想都沒想,我的頭就探向了小菁的胸部──內衣睡覺不穿內衣,這是她的習,每次我一進被子,第一件事就是現在她的咪咪上大快朵頤一番。手也沒有閒著,一下就向她的小內褲裡面伸去。嗯??不對,怎麼嘴吃到不是小菁的紅葡萄而是布?!小菁也被我弄醒了,她顫了一下,張嘴就要對我說什麼。我的嘴馬上堵了上去,一邊用左手開始幫她解除裝備,心裡一邊說:「搞什麼東東啊?老公動你一下你抖什麼?靠,又不是第一次了。等一下非讓你浪死不可。」

上邊還沒搞定,下面又出了問題,右手剛下面,就被小菁的小手一下按住,死活也不肯放開。造反啊?!我輕輕咬了一口她的舌頭,表示了不滿,然後繼續我的動作。出乎意料,她居然左右扭起來。

這姑娘,怎麼還想體驗強暴感覺麼?這倒是個不錯的體驗,可是小弟弟不答應啊。我一下用手固定住了她,然後壓在她身上在她耳邊說到:「寶寶,等一下再玩吧,先讓慰勞慰勞我的小弟弟吧。他一天沒跟你小妹妹見面,好想她的,嘻嘻。」說完,舌頭伸進了小菁耳朵裡開始了活動──她最怕這一招,一舔那裡, 準浪。

「不──要──啊,你是誰啊?!」

「嗯?!」聽了這句話,我一下彈了起來,呆呆的看了看小菁,忽然發覺她跟平時有點兒不大一樣,但是具體在那裡,卻又說不出來。

「你、你、你是姐夫吧?」因為情緒激動,她說話有點結巴。

「啊?」我不知道自己當時的臉上是什麼表情,但是想來一定十分古怪。

她「噗哧」一聲笑了,情緒也逐漸平穩下來了:「我是今天才到的海口的,過來看看姐姐,姐她去買菜了,一會兒就回來。」

「小菁是你姐?這她媽的也太像了吧?!」我驚訝之下,居然赤著身子走下床仔細端詳了起來。

「喂喂喂,好歹你也是人家的姐夫呢,怎麼這個樣子?」床上的女孩子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噢,對不起。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我一邊穿著褲子,一邊問她的名字。

「小晶。姐夫你剛才好急色哦,平常跟姐姐在一起時都是這樣的麼?那姐姐好辛苦嘍!」

嗯?聽說話樣子也是一個騷女人嘛。我一邊盯著她跟小菁一般細的水蛇腰,一邊想,反正都已經這樣了,乾脆就用她代替一下她姐姐吧。想著想著,手上的動作就慢了下來。

小晶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她嬌哼了一聲,笑著說:「姐夫你想什麼呢?姐姐一會兒就回來了。」

「哦,沒關係,沒關係,那下次好了,來日方長嘛!」我不自覺的說出了心裡的想法。

「你說什麼哪?姐夫!」小晶的眼睛調皮的盯著我──又叫她看穿了。

「沒什麼,沒什麼。你趕緊休息吧,我出去喝點東西。」看著眼前的尤物,可又沒有辦法享受,不禁為之氣結──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先閃吧。

正當我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胡思亂想的時候,小菁回來了。「老公──」還沒有放下手中的菜,她就膩到了我身上。我順手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後一把摟住她就往客房走去。

「嘻嘻,剛才我不在家,你幹什麼壞事啦?」小菁一邊笑著,一邊順從放下菜,讓我帶進了客房。

「靠,想你了你還不高興?」一邊說著,我一邊動手解開了小菁的褲子。

「八成又是看了什麼色情小說來著,又說什麼想人家。輕點兒,痛啊∼∼」

比看色情小說可要刺激人多了。我一邊想著,一邊讓她爬在床邊,拉下了她褲子,一隻手伸到前面,開始肆虐她的咪咪,一隻手伸進了它的T字內褲裡。

小菁是屬於那種一般來說在床上比較溫柔的女人,她一動不動的趴在床邊,享受著我的撫摸,時不時給我一兩聲嬌吟鼓勵我的動作。

「你還真是騷啊,這麼快就濕啦?」我一邊用手指輕輕磨著她的陰蒂上,一邊打趣。

「人,嗯,人家,啊,愛你嘛∼∼再說啦,你,嗯,你是人家老公嘛,嗯,不對你……騷,嗯,人家,嗯,對誰騷嘛?」

小菁的觸感一直讓我都感到很滿意。我變成了用指甲輕輕地颳著她的陰蒂,另外一隻手在她那粒已經硬挺的紅葡萄上繼續肆虐。

「啊,嗯,老公,要、要好不好?」小菁轉過臉,楚楚可憐的看著我。

「嘿嘿,騷了吧?說,好老公,求求你快插我。」我總喜歡看小菁楚楚可憐求人的樣子。

「嗯∼∼老公,你好壞。」

「什麼?」我邊說,手上的節奏更快了。

「沒、沒什麼,嗯,嗯,老公,老公,嗯∼∼求求你,求求你,快插我好不好?」小菁轉過臉來,淫蕩甚至有點下賤的看著我。

「嘻嘻,這是什麼?」我把手從小菁內褲裡拿了出來,伸到她面前。

「嗯,老公,你好噁心哦∼∼」

「不說是吧?不說不插。」我明顯的感到小菁那粒紅葡萄收縮得更厲害了。

「嗯,嗯,那是人家的騷水……」

聽了這麼淫靡的話語,我哪裡還忍得住?拉下小菁的小內褲,稍稍對了一下角度,一下插進了她水汪汪的陰戶裡。這小菁還真是騷,從剛才到現在才沒幾分鐘,她裡面已經濕透了。

「啊,老公,好老公,插,唔,插到底了……」

因為從後面的關係,所以一下進去就到了小菁的花心。剛才沒法的發洩的情慾,這下可要好好發洩一下,我扶著小菁的柳腰,使勁的插了起來。

「喔……老公……唔……就這樣,就這樣……使勁兒,不要停啊……啊……嗯∼∼嗯∼∼不要停啊……唔……唔……人家愛死你了,插死我算了。不要停啊……不要,嗯……不要放過我,狠狠的插啊∼∼啊∼∼啊∼∼」小菁一邊胡言亂語著,一邊把頭貼在了床上,身體成了一個三角形,這樣的角度更利於深入,我扶著她雪白的屁股,更加賣力的插入,每一下撞擊,都讓她浪叫不已。

插著插著,我忽然好像聽到了另一個聲音從臥室傳來。我停了一停,留心聽了一下,真的有聲音耶。正想聽個仔細,小菁的屁股扭動起來。

「老公,呵∼∼呵∼∼,你怎麼停拉,別停啊,人家要嘛∼∼」小菁不滿意了。

想著隔壁的小晶,我更加興奮了,一陣狠插,插得小菁狂呼亂喊。隨著小菁叫聲的急促,和陰道的收縮,我也一陣放鬆,一洩如注。

提起褲子,我拉著小菁急急忙忙的走向臥室。

「幹什麼啊?人家想躺一下。」小菁嘟噥著。

「去看看你妹妹啊!」

「啊!我都忘了,小晶來了!哎,對了,我們做完,你看我妹妹幹什麼?」

我把剛才聽到的聲音告訴了小菁。她笑了笑,說:「不奇怪啊,我跟我妹妹有感應的,如果離得近的話,比如說同一個城市,我們都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心情的。」

「啊?你意思是,小晶她剛才沒有醒?」今天怪事可真多。

「應該是吧,去看一下就知道了嘛。」

輕輕的打開門,果然,小晶仍在熟睡,不過臉上的紅潮未褪。那樣子可跟她騷姐姐一模一樣。我看著看著,不禁又心猿意馬起來。

小菁狠狠掐了我一下,說:「關門啦!」

回到客廳,小菁說:「警告你啊,少打我妹妹的主意。」

「不會,哪裡會?」我一邊說著,一邊對未來的幾天蠢蠢欲動。如果能夠同時能跟這對姐妹花做愛,那是多爽的事情啊。 「哼,你的保證……」

「嗯,我怎麼啦?」一邊說著,我一把拉過她,手又開始在她身上摸索了起來:「你倒說說,我的保證怎麼啦?」

「沒什麼,沒什麼,老公你的保證最算數……」小菁一邊笑著一邊從我懷裡掙脫開。「不早啦,我去做飯。」剛進廚房沒有1分鐘,小菁探出頭來丟了一個鬼臉給我:「算數才怪了!嘻嘻……」說完連忙把門關了起來。

我坐在客廳裡一邊喝著啤酒,一邊回味著剛才的瘋狂。正在胡思亂想著,小菁的聲音從廚房裡傳出來:「老公啊,來廚房幫幫我的忙嘛。」

我推開了廚房門,不禁窒了一窒,多半因為妹妹到來的緣故,一向慵懶的小菁居然晚飯準備了七、八個菜,我恨得牙癢癢的,順手就在正在洗菜的小菁的翹屁股上擰了一把:「媽的,居然跟你老公我藏私?天天紅燒肉來番茄炒蛋往的。虐待我啊?」

小菁轉過臉來,甜甜的跟我笑了一下,撒嬌道:「老公∼∼」然後在我嘴上親了一下說道:「老公,你洗一下米好不好?」

我應了一聲,拿起了飯煲一邊和小菁調笑著,一邊開始洗米。

小菁開始炒菜了,頓時廚房裡變的好熱,我不忍心讓小菁一個人待在這裡,所以儘管已經把飯煲上,仍舊幫她做點雜物,陪她聊天解悶。

「老公,田雞好了,把它拿出去吧。」小菁轉過身來對我說。

「好……」我答應著,一抬頭,眼前的小菁讓猛的我一呆,為了做飯方便而盤起的長髮略略有些散亂,幾縷沾著汗水的髮絲調皮的還垂了下來貼在她雪白的頸子上;身上那件淡藍色絲質的家居小衣早已濕透貼在了身上;這個騷妮子又沒有穿內衣,兩顆粉紅色的突起清晰可見。再加上因為溫度的關係,一張俏臉漲的紅撲撲的,臉上還掛著幾顆閃亮的汗珠,好一副住家乖媳婦俏模樣。

看著我呆呆的看著她的樣子,小菁是又好氣又好笑,她嗔道:「小色鬼,快把菜拿出去啦∼∼」

「哦,好的。」

小菁笑著搖了搖頭,開始準備炒下一道菜。

我把菜放到了飯廳後又回到了廚房,從後面看著小菁的凹凸有致的背影,我真為自己感到得意,這麼一個尤物,怎麼就叫我搞得對我死心塌地呢?

正在我神遊天外,自鳴得意的時候。小菁做了一個讓我慾火賁張的動作,不知怎麼回事,正在炒菜的小菁停了下來,彎腰下去撓腳背癢癢,本來就沒有多長的迷你裙根本就包不住她那豐滿翹停的屁股,更令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是:可能是為了圖方便吧,剛剛做完以後,她並沒有穿內褲!!看著她白嫩的屁股和若隱若現、芳草萋萋的私處,我頓時有了一種強暴的感覺和慾望。

我一把後面摟住了小菁,小菁吃了一驚,轉頭過來,嗔道:「你幹什麼啊?嚇死我啦!」

「幹什麼?干你啊!」我在她耳邊輕輕說著,一隻手已經握住了小菁的半邊奶子,她身上好多汗,滑膩膩的,別有一番風味。

「喂喂喂,老大,你搞錯沒有?唔,別亂動啊,在炒菜呢!」小菁邊掙扎著說。

「不行,誰叫你打扮得這麼騷來勾引老公的?」我一隻手將她身子扶側靠著爐台,嘴隔著小衣一口含住了她的那粒紅葡萄。另一隻手毫不猶豫的探進了她裙底。

「老∼公∼∼不要∼∼唔,別鬧啊,唔,別鬧啊……」雖然嘴上是這麼說,但是漸漸的,小菁的呼吸粗了起來,本來已經很紅的臉龐更加嬌艷欲滴。

我摟得她更緊了,嘴也從她的胸上移到了嘴上,我的手我的嘴盡情的在她身上發洩著,可憐小菁一邊要應付我的攻勢,一隻手還要不停翻動,照顧著旁邊的炒鍋。終於,在我一輪狂攻之下,小菁終於有了個說話的機會,「寶寶,讓我把這個鱔魚炒完我們再做好不好?」她喘著氣說。

「不好,我現在就要!你把爆炒鱔段改紅燒的,讓它慢慢去弄不就得了?」我一邊說著,一邊用指頭的在小菁的陰蒂上颳了幾下。

「唔∼∼唔∼∼」小菁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唔∼∼你∼∼老公,你好壞哦,唔∼∼」她拋了一個媚眼給我,一隻小手一把握住了我的小弟弟,開始了撫摸;另一隻手開始給鍋裡加水,加作料。

「快點兒啦!」我一邊在她咪咪上揉著,一邊把她的頭往我弟弟那裡按去。

「真夠麻煩的∼」小菁嬌哼了一聲,從我褲子裡掏出了小弟弟,聞了一下:「嗯∼騷的∼∼不要!」

「你說不要就不要啊?」放在小菁陰蒂上的那隻手賣力的颳了幾下了。

「呵∼∼呵∼∼」小菁喘了幾口氣,一口含住了我的小弟弟,開始了吞吐。

「這樣才對嘛∼」我得意的說,跪在我面前埋頭苦幹的小菁抬起頭來一邊把我弟弟扶起來仔細的舔著根部和陰囊,一邊佯怒的向我拋了一個媚眼兒。我老實不客氣的分別用兩隻手抓住了她的兩個大波,一邊揉著,一邊問:「老公的弟弟好不好吃?」

「好吃∼∼唔∼∼好吃∼∼」她語焉不祥的說著。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扶起小菁,讓她用手撐著爬在爐台上,然後扶正了小弟弟,從她背後插入。

小菁的洞口早已讓我挑逗的蓬門打開,玉珠掛簾,但是當我的小弟弟正是侵入的時候,小菁還是忍不住低呼了一聲。

我兩隻手探向前去,享受著她那柔軟而滑膩的乳房,舌頭則在她後背上順著脊樑舔去她背上的有點鹹味混合著她體香的汗珠。頓時,小菁興奮了起來,她大聲的浪叫著兩隻手反過來抱住我,以便我們更加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唔∼∼唔∼∼老公,你插得好爽,別停,使勁兒插啊,唔∼唔∼我愛死你的小弟弟了。」

「小騷貨,插死你∼」看著小菁說出這麼淫賤的話語來替我們助興,我不由得興奮起來。

「好∼∼好∼∼老公,唔……你,唔……插死我算了∼我要嘛,給我,快點兒啊,別停嘛,老公∼∼∼∼」大概是因為從來沒有在廚房做過而帶來了不同的快感,小菁越說越放浪,陰戶裡的淫水也格外的多。

「好老婆,你騷水怎麼這麼多啊?真是賤啊∼∼」

「是,唔∼我就是賤啊,唔∼唔∼∼老公,你快,快插死我這個賤貨吧!千萬別放過我∼∼」說完,她居然居然使勁兒夾了夾我的弟弟。

「嗯?你還敢反抗?看我不操死你這個小騷貨!」

「來啊,操死我嘛∼∼別停,別停,操死我!操死我這個小騷貨!」小菁越來越興奮。

我們全身都泛起了一陣紅色,也全是汗水,我緊緊的趴在了小菁身上狠狠的插入,這種感覺真好,兩個滑膩膩的身體緊密結合在一起。小菁的叫聲也越來越放浪。

「老公,快插……插,對,就這樣……別放過我∼∼∼唔∼∼唔∼∼使勁兒操,我是騷貨∼∼浪貨∼∼老公,快操我……別停,啊∼∼唔∼∼唔∼∼我是母狗,天生賤,不讓你插我受不了啊∼∼」

這時候,我也顧不上什麼九淺一深,動靜結合了,就知道一味的死命做著活塞運動,每一下都換來了小菁大聲的回應。

終於,我感覺到小菁的陰道開始了收縮,她抱得我更緊了,手上的指甲甚至陷入了我後背的肉裡。「老公,快∼∼快∼∼使勁兒啊,不要停,小花心等著你來澆灌呢!」小菁依然在胡言亂語。我也感到腰桿一陣酸麻,不僅鼓起最後的氣力,瘋狂的插了十來下,終於一起到了高潮。

久久的,我們一直保持著這個姿態沒有分開,都在回味著剛才的激情。

我輕輕的吻著小菁的髮梢,正想笑話她兩句。她忽然一下掙脫開我的懷抱:「老天,鍋糊了!!」

瀏覽:85

好色痴莖少女

隨機文章:
讓女教師發狂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S383美女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