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好朋友發生關係….(真人真事)

這件事 令我很混亂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某一天 我的好友”阿純”忽然打電話給我

[喂!!怎樣…]我說 那時剛和女友分手不久的我

[宇仔!!你在幹啥…]

[沒阿…正在跟妳講電話]

[你等等有空嗎??]阿純說

[有阿 我們去唱歌好不好 我心情不太好]

[好阿!!]因為本身心`不好 所想找人談談心 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我和阿純約好了在某間KTV碰了面 兩人定了包廂 歡唱了

[宇仔 我和男友分手了…]

[什麼?!!]在唱到莫約一小時的時候 她忽然跟我說

當她說完一這句話後猛烈的大哭 申為朋友我只能擁著她在我懷裡哭

哭到一半她忽然�頭看著我說

[他不要我了]續在我懷裡哭著

[好啦…他不要你我要妳這樣行了吧!!]我只能這樣安慰著她

[真的嗎??]

[是的…不用懷疑…]

於是我們快樂的唱到時間結束

在KTV裡 我們兩喝了不少酒 兩人走在路上搖搖晃晃的

[阿純…我送妳回家吧…]我說

[不要…我好悶啊…你陪陪我好不好!!]

[是喔!!那我們去哪??]帶著5分醉意的我說

[我們買酒去你家喝好不好…我們不最不歸…]

[好吧!!]

我和她兩人在7-11買了些啤酒和高梁回我家去了

因為她和我是十分好的朋友 也把我家當作她家一般

到我家之後 可能是因為醉了 她把身上衣服脫到只剩下襯衫

也許是我醉了 並不以為意

我和她喝著啤酒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聊天

可是12點過後 電視上盡是剪接過的港式A片 或者無聊的重播節目

兩人也只是開著電視聊天

[宇仔…嗚…]

[怎啦!!…]

兩個人四目對望 好像有什麼事情就要發生了

[親愛的 不要想那麼多了…全身都是酒味 我去洗個澡…]

可能是因為我發覺我自己的生理反應 所以我想清醒一下

蓮蓬頭的水澆在我臉上 也許能讓我清醒幾分

可是我的下體卻是不聽使喚 硬得很難受

沖玩澡 看著那半醉的阿純臥在沙發上

仔細看 其實阿純長得還有一點像梁詠琪

那瘦小的身體還有個36B的胸部

應該算大 讓我有一種衝動的感覺 可是終究是朋友

我只回到座位上 一語不發…

[宇仔…] 她�頭看著我

[怎??..]我話還沒說完 她變撲往我的嘴 親著我

她的舌頭很熟練式的入侵我的嘴 讓我原本已經快軟化的老二又再度硬了起來

[妳幹什麼??]我語無倫次得說

可是她不發一語的把我推倒 我攤在沙發上

頭很暈 我不知發生什麼事了 我只攤在沙發上

忽然我老二傳來陣陣的感覺 我只低頭一看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前 我的至好女性朋友 阿純 竟然在幫我口交

她的舌尖在我那敏感部位遊來移去 我整個人酥軟了

我無發分辨這樣對或不對 只在我正考慮時 她把我的老二整跟含了進去

[啊…不…不要…阿…阿純….ㄜ啊…]

當時我只知道當阿純的男朋友好幸福

她把我的老二在含嘴裡抽插著 好舒服

我忍不住的把她推往另一邊

[對不起…我真的忍不了…]我跟著躺在沙發上的阿純說

我輕輕解開襯衫的釦子 那對濃纖合度的胸部在我眼前

我把胸粉紅蕾絲胸罩撥開 那乳頭好似呼喚我一般

我伸出舌頭舔著她的乳頭 右手則隔著那白色內褲摸個她的敏感帶

[宇…快…我好想要…]

聽到她這般催促 我失去理智的把她的內褲脫下 僵硬到不行的老二對準了那希望我侵入的小穴穴

那溼透的穴穴 好像歡迎我一般 我用老二抹阿抹阿在那縫間抹著

[呃阿…]那銷魂的叫聲…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作夢

可是我的好兄弟傳來那濕溼熱熱 讓我好快活

我來回抽送著 好緊實的感覺 就算眼前的是阿純 我還是抽送著

因為之前我老是把她當性幻想對象 她長的真的太正了

我不知道抽送了多久 阿純用恨顫抖的語氣

[宇…宇仔…]我大概知道她高潮了

於是我插在她身體裡停著 兩人好像何為一體了

過一會兒 我用背後式幹著她 她很忘我的叫著 我越是興奮

也不管她高不高潮 我只右手中指一邊挖著她的穴

一邊幹她 她倒是挺滿意的

[爽…爽嗎阿純…]我一邊頂著一變問她

[好…好棒…] 她也無意識的回答

聽到這樣 我更興奮了 把她翻轉過來吸著她的奶頭

[呃阿…好爽…快快…..]

我用力的幹著她 也努力吸著她的奶子

[阿純…我要射了…]

誰知道…剛說完我馬上射了…

而且是射在裡面 可是我什麼都不想 只趴在她身上 任隨抽畜

她把我推開 吸允著我的老二 好像要把她吸乾淨一番 我卻忍不住射了幾下 好爽 好舒服…

瀏覽:24

美人OL兼插應召2

隨機文章:
妻子的綠主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S383美女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