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萱的淫蕩日記

9月12日 晴

今天的天氣不錯,我就從自我介紹開始寫起吧。

我知道自己蠻淫蕩的,少數較親密的朋友私底下都叫我小淫娃(她們也好不到那去),其實我只是偶而慾求不滿,常常需要自慰來稍稍洩慾一下呀,竟然把人家說得那麼難聽……可能是體質的關係吧,有時身體就是不受控製,常常無緣無故興奮起來,我想是色情的東西看太多了的影響吧(以後再詳談我都看些甚麼東西)。

我也很討厭穿內衣、內褲,國中時因乳房還在發育,有時會痛,只好偶而戴胸罩;上了高中後,就很少戴了,不管上學還是逛街,更不用說在家了,內褲也一樣。其實我很喜歡這樣,好像少了一層束縛,讓我覺得很舒服;因此,我常常穿得很“養眼”,不穿內衣、褲時只在身上穿件清薄的襯衫或貼身T恤甚至細肩帶的小可愛(有時會隱約看到凸起的乳頭ㄛ),和短裙或迷你裙;就算是有穿,我也會把上衣的扣子少扣個兩、三顆,有時還看得到胸罩,再挑一件超短的裙子來搭配;讓我享受被窺視的快感,有時看到男生臉紅的樣子,真得很好笑,雖然常常遇到被猛吃豆腐的情形……但是,我只在夏天才偶而穿成這樣出門,因為我非常怕冷,冬天根本不出門;而且老媽常叮寧我出門不要穿太少,穿成這樣子被她看到了,連大門都踏不出去,所以每次出去都得靠運氣。

最近在報紙上看到一些關於少女乳房發育的報導,上面說道,女孩子的乳房在上國中時就已經發育60%了(大得差不多了),所以大部份的女孩子都會在此時開始穿胸罩,而在此時影響乳房發育的兩個大敵就是壓力和太緊的胸罩,最好不要穿太緊的內衣,或是號稱會變形的魔術胸罩,它反而會把胸部擠得發育不良;我才知道我的胸部為甚麼會那麼大,原來是因為那時沒給自己甚麼壓力,又不常穿內衣的緣故(讓「她們」自由發揮)。但是國中時不穿內衣、褲的情形卻讓我“吃”了不少“苦頭”。

我還記得國中被非禮的事情呢;國三時能力分班我因為成績不怎麼好,被分到三等班,班上盡是些不良少年和喜歡調皮搗蛋的人,而且有一些男生很色,常猛盯著人家的胸部看,還跟人家取了個綽號“大奶妹”,不時的掛在嘴邊。

有一次打掃時間我偷懶沒去,剛好讓老師發現,放學後被留下來掃廁所,那天正好有我喜歡的節目,一心一意只想回家,所以到了廁所就彎腰猛刷牆壁;過了一會兒才發現有兩個人站在門旁,雙眼還猛盯著我後面看,這時我才想起今天沒穿內衣、內褲,還穿著那件短得不能再短的學生裙,加上我正好彎著90度的腰,陰部根本就一覽無遺看得清清楚楚;我趕緊站直並且拉了拉裙子,卻突然被人從背後一手抓住,回頭一看才知道那兩人是班上的兩個大色狼“小建”和“大頭”。

「原來是大奶妹喔,我還以為是哪個淫蕩的女學生呢。」小建一臉淫笑的說著

「跟A片上的一樣耶,只不過下體的毛少很多喔。」大頭邊說邊蹲下,並同時掀起我的短裙。

「啊!……你們要做甚麼,快放開我……我要叫了喔。」

「叫?全部的人早就回家了,妳叫給誰聽。而且,剛剛不知道是那個淫蕩的小妞光著下體,在我們面前搖來搖去呢」

我的臉頰紅得像個蘋果,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hide]突然有一隻手向我的下體伸去,還順勢撐開了我的大陰唇,並用手指來回撫摸著……

「啊……不要……啊……」我的陰部一向很敏感,平常一碰很容易就濕了,哪禁得起如此的撫弄,害我頓時覺得好舒服。

「哇!隨便弄一弄就濕了,比A片的女主角還淫蕩呢。」小建邊說邊不停的手指抽插我的小穴……

「啊……我……我才……才沒……有……啊……」雖然嘴上是那麼說,卻就是止不住源源不斷的淫水流出來……

就這樣,在兩人不停的撫弄下,我只有喘息的份,漸漸的達到了高潮。

過了一會兒。

「喔!我的小雞雞快受不了了。」

「我也受不了了,內褲都溼了。」

兩人都脫下了褲子,他們把我抱到馬桶上坐著,還拉開我的大腿,使我的陰部一覽無遺,大陰唇還微微顫抖著……接著便解開我上衣的扣子。

「哇!∼∼好大的奶子,就像兩“座”大布丁一樣。」

兩人便開始不停的蹂躪我的乳房,並不時的吸吻乳頭。

「啊……啊……好……好舒服!啊……」我的性慾又被點燃,快受不了了,再也不管甚麼羞恥心,就在兩個大男生面前,撫弄起自己的陰核了……

「想不想要啊?想要就說出來,只要妳說的夠淫蕩就給妳。」

我也管不了甚麼了,便用手指撐開陰部,說著:「啊!大……大奶妹的小淫穴快受不了了,誰都可以,趕快進來吧!」

大頭一口氣把他的陰莖對著我的淫穴插了進來。

「啊……」我已經不行了,只感覺到下體一陣電流,全身都軟了,只好任由他們輪流的在我的陰道來回抽插,直到渾濁的精液充滿了我的陰道內……

一直到了天快暗了的時候。

「雨萱今天流了好多東西出來喔,自己看看吧。」小建說完便用手撐開我的陰部,我看著淫液從陰部大量的流出來……

「今天累了,暫時到此為止吧。雨萱,妳以後就當我們的性奴隸了,以後放學記得到這裡來,不然……」說完便走了。

過了一會兒我才從馬桶站了起來,走到洗手台旁,用水沖了沖下體,再整理一下衣服,最後若無其事的走出廁所……

爾後,我常常會在放學後被帶到最角落的那間廁所,不是為他們做“肉體服務”,就是成為他們洩慾的工具,甚至被5、6個男同學輪姦過!一直到畢業,大家各奔東西才結束。這期間我除了晚回家常被父母質問外,我甚麼都沒說……

寫到這裡,該讓陰道裡的筆出來了,我有點累了,雖然不是因為寫作。

今天的日記就告此一段落了,如果對雨萱有興趣的話,就去找我其它的日記吧,Beybey!**********************************************************************雨萱的日記(二)10月24日 陰天

最近的天氣不怎麼好,和我的心情一樣……

因聯考落榜的我,決定要去補習班補習然後重考,可是我又不想在書堆中待一年,便打算到了春季班再報名,現在?當然是好好玩一下啊。

但是當我向家人提起這件事時,卻得不到贊同,說甚麼我不是讀書的料,不要浪費錢了,還說了一大堆有的沒的來數落人家,我好生氣,晚餐也不吃,就在房間哭了一個晚上。

「甚麼嘛……人家也想要考個好學校啊……」我不停的抱怨,直到糢糢糊糊的睡著。

隔天,我決定要自己賺補習費,反正畢業後也不得不找工作,家人也沒有反對,我便開始這麼做了。

兩天前,我收拾了一點簡單的衣物(連內衣、褲都沒帶,反正又不常穿),和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搬到剛嫁人的表姐家裡,因房子是新買的(蠻大的)有多餘的房間,且離市區不會太遠,剛好適合要找工作的我;姐夫和表姐都有工作,為了早點付清房屋的貸款,都是早出晚歸,有時甚至都沒回來,在這裡都沒人會管我,感覺不錯。

早上8:46,鬧鐘又沒響……

「啊∼∼今天要開始找工作了……」揉了揉眼睛,似乎沒完全醒過來。

我睡覺時最多只穿件絲質薄襯衫而已(冬天除外,夏天則不穿),除了可以清楚的看見乳頭外,下體更是一覽無遺,但我一定會多穿點衣物才踏出房門,不然會被罵死。

因為姐夫和表姐大約七點就會出門,所以現在家裡都會只剩我一個人,此時我才不在乎身上有沒有穿衣服,常光著下半身在家中跑來跑去,天氣比較熱的時候,我甚至連上衣都不穿了,就這樣赤裸裸的在廚房弄早餐、做一些簡單的打掃工作,然後趴在客廳的椅子上看電視,直到要出門了才會再穿上衣服。

解決了一大杯鮮乳當早餐後,打算去買份報紙看看有甚麼徵人的啟示。最近的一家便利商店並不遠,就在小巷子外的轉角而已,我穿件外套就出門了(當然有穿裙子,只是沒穿內褲罷了)。

拿了份報紙,想順便買一些零食回去,在拿零食時,注意到店員正透過天花闆的摺射鏡盯著我的胸部猛看,連有其他客人要結帳都不知道,真好玩。結帳時我故意把身體向前彎,雙手撐在收銀台上,連我自己都快看到自己的乳頭了,只見到那年輕的男店員雙頰紅得跟甚麼一樣,我才走出便利商店,好好玩喔,算是早晨的一點小惡作劇吧。

因為我沒甚麼專長,想找技術性質的工作是不怎麼可能的,只能做一些服務性質的工作了。想要在三個月內賺到補習費和生活費,一個月的薪水要三萬以上才夠,加上我又很會花錢,看來工作難找了……

好不容易找到幾個薪水三∼五萬的工作,便打算先打電話問問看……

「你好,這裡是XX俱樂部。」一個聲音聽起像是三十出頭的女人接電話。

「咦?(俱樂部?)……啊……妳好,請問妳們那邊有在徵《女性服務員》嗎?」那個“性”字打的特別大。

「妳滿十八歲了嗎?三圍多少?」女人回答著,語氣帶著一絲冷漠

「我剛滿十八歲,三圍是94、59、84。」(她問這個幹什麼?)我有一點點感到奇怪。

「那妳可以來面試看看,地址在XXXXXXXXXXXXXxxx」說完就掛掉了

接下來我又打了幾通電話,雖然都怪怪的,但是薪水都很高,且工作聽起來很有出頭。知道我是來應徵的後,笑著請我進去;屋裡有點亂,我想藝術工作者大概較不拘小節吧;此外,客廳擺著一些簡單的攝影器材,還有兩個男人在角落吃著泡麵,應該是助手吧。

「妳可以換幾件衣服來拍幾張照片嗎?要讓客戶看的,更衣室在那邊。」長髮男人笑著說,只不過笑得有點邪惡。

「請問……要拍……裸照嗎?……」我一臉擔心的問。

「不用,只要幾張普通的照片就好了。」男人回答。

因要換的衣服很普通,又不用拍裸照,我才放心下來,心想終於是份正常的工作了,又是自己想要的,不禁高興了一下。

接下來我在那間小小的更衣室裡先後換了五套不同的衣服,拍了二、三十張的照片,花了快一個鐘頭才弄好。換回自己的衣服回到客廳時,才發現三個人圍在電視前,不知道在看甚麼?……我好奇的慢慢靠了過去……

「哇!!沒穿奶罩!!!兩個奶子好大喔,胸圍快接近一公尺了吧……」

「連內褲也沒穿!!!!是個小蕩妹喔,一定不是處女。」

「陰毛好少喔,連小陰唇都看得到呢;咦?那裡好像濕濕的,一定很敏感,真是淫蕩啊!」

(啊!!!!那不是……不是我剛剛換衣服的時候嗎,竟被偷拍了,連陰部都拍得那麼清楚!)……他們好像發現了我在他們後面,三個人同時回過頭來。

「喔∼原來妳都已經看到啦,怎麼樣,拍得不錯吧。」男人一臉奸笑的說。

「你……你們……快把帶子給我……不然……不然……」我開始害怕了,如果那捲帶子流了出去,我就完了

「不然……不然怎麼樣,妳能拿我們怎麼樣,……哈!哈……哈……」男人除了淫笑外,還露出了威脅的語氣。

「我,我……拜託你們,把帶子給我,如果被別人看到我就完了,拜託……求求你們……」我除了低聲下氣的請求外,已沒有辦法了,我不過是個弱女子,怎麼可從三個大男人手中搶回一捲帶子。

「還妳??當然可以,只要妳能好好的讓我們爽一下的話,那我就把帶子還妳。」

「咦?!……這種事……我……」我都快哭出來了

「這捲帶子說不一定可以賣個好價錢呢,如果再加上女主角的真實資料一定更寫實。」又是一陣奸笑

「啊!請不要這麼做,我……我答應就是了……(沒辦法了)」

「妳要想清楚喔,是妳自願讓我們上的,事後可不要說我們強姦妳喔。」

「是……是的……是我自願的,只要你們把帶子給我……」

「沒問題,接下來就要看妳怎麼樣表現了,現在……妳要怎麼要求我們上妳啊,小淫娃?」(都已經答應讓你們搞了,你們還要戲弄人家,真過份!)

「人……人家的小穴都那麼濕了,求求你們把大雞雞插進來……盡情的玩弄人家的身體吧……」說完我的臉也紅得差不多了,好丟臉……

「好!妳既然都這麼說了,就成全妳吧,先把上衣脫掉。」(甚麼嘛……明明是你們叫我說的……)

我脫下外套,然後慢慢的解開上衣的扣子,因胸部太大,上衣被乳房撐得鼓鼓的,扣子並不好解,才解了兩顆,乳房就被擠了一半出來,此時一個助手突然捏住我的乳頭,再用力的把我另一半的乳房硬拉出來。

「啊!!!……好痛!」竟然那麼大力的捏人家粉嫩的乳頭,真粗魯……而且二話不說就吸了起來。

「啊……啊……好舒服……啊……」人家的三點一向很敏感,現在又被人如此的玩弄,害人家差一點就高潮了。

「還有這邊呢,過來,面向著我坐在我的大腿上。」長髮男子說話了。

「是……」

我慢慢的坐在那男人的大腿上,而那助手人仍緊抓著人家的乳房不停的玩弄著;我掀起我的小短裙,並用手指撐開我的大陰唇,任由男人們用手指來回抽插玩弄人家的小穴,手指也從一根、兩根增加到了三根,最後便把陰莖狠狠的插了進來……

「啊……啊……啊……好……好舒服……插到最裡面了啦……啊……」我覺得好爽,看著淫水從陰道中被男人的陰莖慢慢的擠出下體,流滿了整個大腿,連人家的小短裙都被沾濕了一半……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而另一個助手從後面用沾滿我淫液的手撫弄著我的肛門……

「啊……啊……你……你要作甚麼?……啊……」我第一次肛門被人撫摸,不由的覺得怕怕的。

突然「噗吱」一聲,我感覺到肛門被一巨大異物狠狠的插了進來……

「啊!!!好痛!!……快住手……好痛啊……快拔出來……求求你……快拔出來啦……人家好痛啊……」一瞬間,我被陌生男子奪走了我肛門的第一次,痛得我眼淚直流,沒想到肛交那麼痛,一定是那男人的陰莖太粗的緣故。

而那男人非但沒把陰莖抽出來,還開始抽動著。

「啊!……痛死了……求求你……快拔出來啦……嗚……啊!……好痛……嗚……」

那三個人聽著我的苦苦哀求,反而變得更興奮了,動作越來越粗暴,弄得我都快昏過去了……

就這樣,三個人輪流的上,精液射滿了我的陰道和肛門,乳房也被蹂躪得很慘,兩隻手還要被迫按摩男人們的陰莖,直到全身上下都充滿了白色渾濁的精液才停止,似乎有無數的精蟲在我身上爬著……

「嗚……好過份……懷孕了怎麼辦……嗚……」我已經接近虛脫了,全身無力的趴在地闆上,我的淫汁混雜著男人們的精液,仍不停的從我的陰部緩緩的溢出……

「妳做得很好,這是給妳的獎品。」

長髮男子拉開我的大腿,並同時把一捲V8錄影帶塞進了我的陰部內,因剛被三個大男人搞了那麼多次,帶子很容易就被完全的塞進陰道。

「啊……啊……啊∼∼∼」塞完後還不停的撫弄人家的陰核,直到人家因高潮太多次而昏了過去……

醒來後發現人都不在,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把陰部內的錄影帶拿出來,還差點又高潮一次……帶子都被淫液泡濕了,應該報銷了,鬆了一口氣,之後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離開這個地方。

回到家都快天黑了,表姐和姐夫都還沒回來,我花了一個多小時把陰部、肛門和身上的精液洗乾淨,晚飯也沒吃,躺在床上一下子就睡著了,沒想到找工作那麼累……**********************************************************************雨萱的日記(三)11月6日 晴時多雲偶陣

已是仲秋的季節了,天氣略有涼意。

剛剛詩琳打了電話過來,說她好久沒看到我了,好不容易從我媽那問到了我現在住的地方,這兩天要來看我。

詩琳是我高中時代的好朋友,我那時因個性內向,只有少數的好朋友經常往來,她就是其中之一。她比我還內向,但這只限於表面而已,真正認識她後,才知道她不為人知的一面……

詩琳大我一個月,身材還可以,長的很漂亮,是個書呆子,不常和人說話,是個典型的冰山美人,但成績永遠是班上的前三名,老師們都很疼她,記得有一次她有事不能來上學,剛好我和她家很近,老師便叫我送講義她。

她家離學校不遠,放學後我看天色還早,便決定先把講義送去給她再回家,我花了十分鐘才看到他們家的大門

「請問……有甚麼事嗎?」應門的是詩琳的媽媽,是個大美人。

「伯母好……我是送講義來給詩琳的,我叫雨萱。」

「喔,她剛回來,正在洗澡,妳先到她的房間等一下好了。」詩琳的媽媽客氣的回答著。

從家中的一些擺飾看得出來詩琳家裡還算富有,詩琳的房間則擺滿了書,平常就不喜歡讀書的我只有自嘆不如的份了。不經意的發現床底下好像放著兩、三本書,放的有點隱密,我基於好奇心的緣故,便拿了出來看看……

竟然是色情書刊,內容盡是男女在做愛的場面,還有群交的圖片,因沒有經過馬賽剋的處理,下體清晰可見,看的我臉紅心跳的,手不知不覺的往裙子內伸去……

「……啊……」大概是反射作用吧,看到這種圖片我都會想要自慰一下……

突然有人從我後面抱住我。

「啊!!……詩琳……妳洗好啦……」我趕緊把手從濕潤的下體抽離。

「喔∼∼∼雨萱,原來妳也喜歡看這種書啊,小色女。」

「我……我只是……啊!!!」詩琳突然掀起我的裙子,並用手指輕輕的滑過我的小裂縫。

「那∼這是甚麼啊?那溼透了的內褲又是怎麼回事啊……」詩林邊說邊玩弄著手指上的透明黏液。

「那……那是……」我的臉變得好紅。

詩琳和平常在班上完全不一樣,一副想要吃掉我的樣子……

「不管怎麼說,妳在別人的房間未經主人的同意便擅動她人私物,該罰!」

「啊……對不起……我只是……啊!!!」詩琳很大力的把我推倒在床上。

「辯解無用……」詩琳解下身上的浴巾,一絲不掛的壓在我身上。

「啊∼∼住手……好痛喔……」詩琳不知從哪裡拿來了一條童軍繩,把我的手反綁在床頭的鐵桿上。

「雨萱……妳的身材好好喔……」詩琳坐在我的大腿上邊說邊不停的搓揉我的乳房,眼神中帶著一股曖昧的氣息。

「啊!……不可以……不行啦……」雖然我緊夾著大腿,但仍被詩琳拉開,內褲也被她硬脫了下來。

「雖然嘴裡說著不願意,但……下面的另一張嘴似乎很高興呢……讓我餵她吃一點多西好了……看她“口水”滴得到處都是……」詩琳邊說邊撫著我的陰部。

「啊∼……好……好舒服……」……我又……

詩琳從衣櫥中拿出一盒東西,裡面雜七雜八的,大部分是一些飾品和一些玩具。

「既然都那麼濕了……試試這個吧……」詩琳在盒裡找了一會兒,拿出三顆小圓球,大小和乒乓球差不多。

「咦∼∼討厭啦∼∼∼」雖有過性經驗卻很少被異物進入的陰部正不停的抽搐著……

「啊∼∼……輕……輕一點……啊……」雖然感覺怪怪的,但很舒服和一點刺激。

第一顆球很容易的就被詩琳推進溼透了的陰道深處,詩琳緊接著用手指撥開我的大陰唇,慢慢地將第二顆球往我的淫穴內推,第二顆球也很順利的滑進了我的陰道內,我清楚的感覺到有兩顆球在我的陰道內互相磨擦著,接著詩琳用第三顆球撫弄著我敏感的陰核……

「啊∼∼放……放進來啦……人家快……快受不了了……」

「呵∼∼妳這個貪吃的小淫娃……要放進哪裡啊?」

「啊∼……放進……放進人家的小浪穴裡啦……求求妳……」我已經忘了甚麼叫羞恥心了。

詩琳用力的將最後一顆小圓球推進了我的陰道內,還用手指不停的攪動著,我的淫液也隨著她手指的動作不停的向外噴……

「啊∼∼啊∼∼我……我不行了……啊∼∼∼∼∼∼」我高潮了……一臉滿足的攤在床上。

詩琳也同時跌坐在一旁,原來她從開始調戲我的時候就開始自慰了,我高潮後她也洩了……

兩人休息了一下,她回過神後便解開了我的繩子,並用面紙擦乾了下體的黏液,我趕緊穿上內褲,詩琳的媽媽也在不久後送了點心進來。

「咦?兩個人的臉怎麼那麼紅……」

「沒有啦,剛剛稍微玩了一會兒,沒事啦。」詩琳回答的很順暢。

我只有無辜的望著詩琳,有一股被強暴的感覺……回家後還被追問手綩上繩子的痕跡是怎麼來的……

此事以後我倆就變成非常要好的死黨了,高中時的功課都是靠她幫忙的呢,雖然私下常被她“非禮”……

很期待明天的見面ㄋㄟ∼∼∼雨萱的日記(四)12月8日 晴天

今天好像又比昨天冷了一點,我並不討厭冬天,但寒流一來我就受不了了,我真的很怕冷呢!

不久前遇到在外工作的的堂哥,和他聊了不少近況,也提到我正打算重考,但仍有段時間;他建議我去考汽車駕照看看,說女孩子自己會開車比較好,我也這麼覺得……

和家人提到此事後,他們也很贊成,這可能和之前的考機車駕照有關吧;三個月前滿十八歲時並沒有馬上去考駕照,卻又很倒楣的被警察抓到,因無照駕駛被罰了六千元,被老媽罵慘了,隔天馬上被抓去考機車駕照……

在堂哥的大力協助之下,很快的就弄好了駕訓班的事了,我在繳了一些相關證件後,就開始上課了。

負責教我的教練姓陳,外表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吧,留個小平頭,看到我還笑的很開心呢,我想應該很好相處吧……

我對車子並沒有研究,但我仍看得出來駕訓班的那些車子有點……舊了,還是不要去注意它比較好,我這麼告訴自己……

終於開始上課了,我還是第一次坐在駕駛座上呢,面對如此大的一輛車,覺得有股奇妙的感覺,我真的能操作那麼大的機器在馬路上奔馳嗎……而兩個小時的課就在不知不覺中度過了。

雖然說是冬天,但早上太陽只要一大起來,車內就好像烤箱一樣,會讓人變的滿身大汗的,真受不了;所以我除了早上出門多穿一件外套外,裡面依舊祇穿一件襯衫和一件短裙而已,內衣?當然沒穿,因為已經習慣了啊,如果有寒流來的話,翹課!沒錯,我才不在那麼冷的天氣出門。

今天早上的天氣不錯,萬裡無雲;和平常一樣,帶者睡意和一身輕裝便上課去了;大概是看昨晚的電視節目看太晚的緣故吧,今天才會這麼睏,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的……

「咦?今天來上課的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呢,其他人呢?」因練習場上只有我一人,我好奇的問著。

「大部分的人都去考試了,還有不少人請假,大概是感冒吧!」坐在旁邊的教練說著。

「不錯呢,今天的練習場顯得特別寬,好像我專用的一樣。」我顯的有點得意的樣子。

一開始都是複習一些之前學過的基礎,今天也不例外,我只有呆呆的重複一樣的動作;我注意到坐在旁邊的教練不時的往我的胸部瞄,我已經習以為常了,反正又不會少塊肉,我並不在意,有時還故意少扣顆鈕扣,讓他吃點冰淇淋……壞習慣……改不掉……但我似乎有點得意忘形了,忘了自己沒穿內衣,乳頭略隱略現的,不知道他是不是會錯意了,以為我在勾引他,還是早就想對我動歪腦筋了,在上課有一段時間後,他便開始對我毛手毛腳的……

(好睏喔∼∼真想回家再好好睡個一覺……)

這時教練將他的手隔著裙子放在我的大腿上,而我正努力的將僅剩的注意力放在方向盤上,並沒有去在意他的手,他看我沒有拒絕的樣子便開始大膽的上下其手了,當我覺得被電到時,他的手正輕柔著我的乳房,手指還不停的撫弄著我隔著襯衫的乳頭……

「啊∼教練……你……啊∼∼」就算我再怎麼睏,也已經有感覺了。

「雨萱的奶子好大喔!還不穿奶罩呢!小色女一個。」教練在「動手」之餘還不忘露出一絲淫笑。

「啊∼∼不可以……啊∼……」教練的手弄得我越來越舒服了。

教練的手慢慢地往我的下體摸去,將我的裙子慢慢的拉高到了我的腰部,我的陰部就這樣露了出來……

「喔∼∼連內褲都沒穿啊,是不是隨時都準備好了要讓男人幹啊?」

「咦!我才沒有……」我的臉也慢慢的紅起來了……

「喔∼∼是嗎?……大腿明明張的那麼開……」

「咦!?」不張開大腿,我要怎麼踩油門和離合器?

教練開始用他沾了口水的手指,開始在我的大陰唇上來回撫弄著……

「喔∼∼雨萱的小穴穴似乎也很飢渴呢!一下子就濕淋淋的了。」

「啊∼∼啊∼∼停……停下來……啊∼∼∼∼」我的下半身開始軟了。

突然教練用手指輕壓了一下我的陰核,我好像被電到一樣,雙腳失去控製,手也握不住方向盤,一瞬間車子變撞上了安全島;教練立刻下車查看,我只有留在駕駛座上喘息的份。

過了一會兒……

「喔∼∼雨萱,你把車子的闆金撞凹了喔……,修理費很貴的。」

「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真的好無辜。

「不過,只要你肯聽我的話,照我所說的話去做,我就不要妳陪錢,怎麼樣啊?」教練說著。

「咦?真的可以嗎……我……我答應你……」不甘願也沒辦法了。

「那太好了,我們現在先到第二練習場去吧!」教練笑的好奸詐。

第二練習場在另一邊,因場地較為老舊,已很少使用了。要到那還得經過一段草高過人的小路呢。到那裡後……

「好,雨萱,把身上的衣服都脫掉。」

「咦!?我……這怎麼可以……」雖然天氣是有點熱,但要把身上的衣服都脫了……

「妳不是答應甚麼都聽我的嗎?」

「啊……好……我脫就是了……」

教練把我的衣服丟在後座上,我就這麼全裸著坐在駕駛座上。

「和平常一樣繞練習場一圈。」

「是……」

我和平常一樣開始繞圈子,不同的是身上變得一絲不掛的,而教練則不停的玩弄著我的乳房和下體……好不容易開完一圈,我也被弄得洩了出來。

「接著,我們來練習排檔……」教練又在淫笑了。

「排檔……?!」我一臉的疑惑。

「沒錯!但不是用手,而是用妳的小淫穴。」

「咦!!!」我真的嚇了一跳。

「快照著做!」

「……是……」

我慢慢地從駕駛座上起身,在排檔桿上慢慢的分開我的大腿,一手扶著排檔桿,一手小心地撐開自己的陰部,讓排檔桿緩緩的進入我的體內……

「啊∼∼……啊……碰到……碰到最深處了啦……嗯∼∼……」有股奇怪的感覺。

教練突然抱住我的腰,來回的擺動著……

「啊!∼∼啊∼∼好痛……住手啦……好痛啊……弄到子宮了啦……」雖然我不知道弄到子宮的感覺是怎麼樣,但我真的被弄得很痛,眼角還不斷的滲出淚滴來。

再經過一陣的「撞擊」後,雖然很痛,但我還是高潮了,愛液中夾帶著少許血絲。

教練還不放過我,將我抱到後座,在好幾種「姿勢」下又抽插了我的下體數百多下,搞到我昏過去後才停止。

「不愧是十八歲的『幼齒』,讓我幹的好舒服喔,看在妳今天讓我這麼爽的份上,車子就不用妳陪了,哈∼∼哈∼∼」教練在辦完事後滿足的離開了……

「啊……好痛喔……都腫起來了啦……嗯∼∼∼∼∼∼∼∼」

我稍微休息了一下,把身上的精液擦乾淨,再穿上衣服,疲憊的離開了駕訓班。雨萱的日記(五)2月18日 陰 大年初三

過年囉∼∼新年快樂!!(好像有點晚……)

年假是我這個重考生最後的假期了,當然要把所有煩人的瑣事都丟在一旁,好好的玩一下囉。

昨天是大年初二,本來是要回娘家的,但我又還沒嫁人……其實是早上睡過頭,被老媽放鴿子了,所以只好呆在家裡……下午再出門逛街打發時間。在街上閒逛時,遇到二阿姨的兩個小孩,也就是我的小表弟,是一對雙胞胎喔,兩人再同一所國中讀二年級,大慨14歲吧。哥哥叫小奈、弟弟叫小亞,我都是這麼叫的,因為我忘記他們的姓名了。

「啊!雨萱姊姊∼∼」突然在路上被人叫住。

「咦?……小奈?……還是小亞?」原來是那對雙胞胎小表弟。

「我是小亞啦,哥哥在後面;雨萱姊姊,大過年的也出來逛街啊?」

「嗯……反正在家也是閒著……」我笑笑的回答著。

「那……妳要不要到我們家玩呢?家裡的人都出去了,要到明天才回來,來陪陪我們嗎∼∼」

「家裡沒大人啊……好啊,反正我今天也沒甚麼事。」我真的有點無聊,不知道要做甚麼。

「真的!那太好了,現在就走吧,都快天黑了。」兩兄弟很高興的樣子。

「咦?不知不覺的逛那麼久了啊……那走吧。」我和兩位小表弟一起離開了吵雜的街道,來到二阿姨位於附近公寓的家。

「請進∼∼∼∼」小亞很有禮貌的請我進去。

「嗯……好久沒來了呢!」好像一年沒來了。

「雨萱姊姊要不要喝點東西啊?」

「好啊,我正好口渴了呢!」

「嗯……只有啤酒耶……可以嗎?」小亞從冰箱拿出幾瓶啤酒。

「咦?……好吧……」雖然我不怎麼能喝酒,但我真的渴了。

我們的晚餐是一大堆零食,我們邊看電視邊喝啤酒。很快的,我感到有點醉了,那兩個小傢夥酒量好像很不錯的樣子……

「雨萱姊姊,我們來玩牌好不好?」小奈提議著。

「嗯……好啊……」的確有點無聊。

「輸的人要脫一件衣服喔∼」小亞說著。

「脫光的人還要接受懲罰。」小奈接著說。

「……可以啊……」我忘了自己是女孩子,又有點醉意,只覺得他們倆個只是小孩子,玩玩又何彷,就答應了。

剛開始幸運的連贏數場,有點得意,後來似乎是醉意來了,開始亂打了……

「耶∼∼我又贏了,雨萱姊姊∼∼脫吧∼∼」

「是∼∼是∼∼」我只好脫下最後一件上衣了……

這時我才想起我今天沒穿內衣、褲就出門了,這一脫我上身就光溜溜了……如果等一下連裙子都輸掉的話……

「怎麼了?不可以耍賴喔∼」

「對啊!雨萱姊姊,妳答應的喔,不可以黃牛。」

「我……好吧……」我只好慢慢的脫下身上僅剩的襯衫了。

這時兩個小表弟不約而同的盯著我的胸部猛看,一付想要把我吃掉的樣子。

「喔∼∼好大喔∼∼」

「雨萱姊姊……妳沒穿奶罩喔……」

「……」因為酒的關係嗎?我的臉好紅喔。

過了不久,我還是在他們面前脫下了我的短裙,裸露出我的下體。

「哇∼∼連……內褲都沒穿……原來雨萱姊姊那麼淫蕩……」

「我……我才沒有……」

接下來,我只好乖乖的任由他們擺佈了……

「雨萱姊姊,我要妳當我們的洋娃娃,讓我們玩,請妳乖乖躺下吧!」

「嗯……不要太粗暴喔……」

兩人開始不停的撫弄我的乳房,第一次被比自己小的男孩子玩弄,身體很快的有了感覺,一股舒服的快感……

「啊……不行……不可以吸啦……」他們連嘴都用上了。

接著他們叫我張開大腿,再用手指把陰部撐的開開的。

「雨萱姊姊,這是甚麼啊?」小亞用手指輕輕的捏著我的小豆豆。

「啊∼∼那……那是……陰核……啊∼∼」

「那這裡面是……」小奈將他的手指慢慢的插進我的體內。

「啊∼∼∼∼不要……不可以啦……啊∼∼」

在一陣玩弄後,小亞從零食堆裡拿出一枝大枝棒棒糖,正企圖塞進我的下體內,而小奈則坐在我身上,讓我用胸部幫他乳交中……

「啊∼∼好舒服喔……」小奈一臉幸福樣。

「啊!?小亞,不行啦……太大了……進不去的啦!」我感覺到陰部被一個大物慢慢的撐開……

「嗯∼∼快進去了喔!」

「啊∼∼啊∼∼好痛喔……住手……不要啦……嗚……」痛楚中帶著一絲快感。

就這樣,那枝大棒棒糖被緩緩的推進了我的陰到內,在完全進入的時候我高潮了,淫水大量的從我下體不斷溢出,沿著大腿滴在地闆上。之後我又輪流幫兩位小表弟乳交,而我也不停的摩擦著下體,讓棒棒糖在陰道內不停的攪動來得到快感……

過了不久,小亞和小奈因射了太多次而累的睡著了,我也高潮了不少次,陰部內的棒棒糖也因大量的淫水而融掉了不少,慢慢的隨著我的淫液滑出下體了。

我利用他們倆熟睡的時候,花了一番功夫把沾滿精液的乳房和混著糖水的身體給洗乾淨,便離開了。

回到家都十一點了,好累喔……雨萱的日記(六)3月4日

雖然還是春天,可是天氣卻已經很熱了,雖然說我很怕冷,卻也不喜歡愛熱的天氣,常常因為流汗把自己身上弄得黏搭搭的,不舒服的感覺。

補習班的課程已經開始近半個月了,對不愛讀書的我而言,還是會常常在打瞌睡呢。

班上約有一百人左右,二十坪大的教室擠的滿滿的,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有的年紀很大,不知道重考幾次了。

因為雨萱報名的慢,沒有選位的機會,只好坐在最後一排,這到也不錯,睡覺不容易被發現^^。因為視線的關係,教室的桌椅是有高低差的,像我做的最後一排,手都可以摸到天花闆了,坐在椅子上和站著一樣高喔。

班上的男生比女生的多了一點,常會盯著女孩子看,雨萱因為有對不小的胸部更是走到哪被看哪,連老師都拿我的乳房當開黃槍的對象,也被不少男同學搭訕過,我都以考試優先拒絕了,只是有的男生真的很難纏……

因為我坐在最後面,桌椅相對也最高,只要我大腿稍微張開一點,馬上被前面的男生看的一清二楚,我到不在乎被看,我很清楚前面的同學常“不小心”把東西掉在地上,撿個半天才起來,我也很夠意思,只要我有穿內褲,我也會大方的張開我的大腿,讓他們吃吃冰淇淋;但不穿內褲的時候,我還是很收斂的,我可不想連小縫縫都被看光了。

今天天有點熱,所以上課前把短裙下的內褲脫下來放在書包裡,涼涼的,舒服多了,也很小心的緊閉著大腿上課,直到午休的時候……

我知道我午睡時,前面的男同學常偷窺我的裙下風光,一看就是半個鐘頭,加上我睡著後,根本無法知道自己的下面是否有走光,所以我午睡前便到廁所把內褲穿上以防萬一。

今天午休時坐我前面的同學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只剩一個男同學趴在椅子上睡覺,大概又溜出去了吧,不管了,睡我自己的,早知道就不把內褲穿回去了;沒想到才睡不久就感覺有東西伸進我的裙子內,還慢慢的摩擦著我大腿的內側,我假裝熟睡,再偷偷瞄一下,原來是前面那個男生把手伸進來了,我依然不動聲色。

雖然有點吃驚,但也有刺激的感覺;他看我依然沒醒來的樣子,便慢慢的把手移到我的陰部了,不停的隔著內褲撫弄著我的小裂縫……

(啊……不可以……有……有感覺了啦∼∼∼……)我覺得我的淫液快溢出來了……

過了一會兒,在他不停的撫弄之下,我感覺到我的下體已經黏搭搭的了,陰唇也開始微微的顫抖著(啊∼……好舒服喔……嗯……嗯……跟自慰的感覺有點……不一樣耶)這時他拉開了我的內褲,開始直接接觸我的陰部了,我的大腿也越張越開了……

漸漸地,他越摸越深入,也會把手指放進我的陰道口,從一根、兩根、到三根,卻一直不敢插的深入一點,是怕吵醒我嗎?但是,都弄得我快高潮了,他還看不出來我在裝睡嗎?

就在此時,午休結束的鐘聲傳來了,他也慌慌張張的把手抽了回去……

(啊……怎麼這樣∼∼∼不要啦∼∼都把人家搞到著樣子了∼竟然……)人家就快高潮了說……

有同學開始醒了,剛剛“玩”我那個人也在我抬頭前就匆匆離開教室了,我則拿了幾張面紙稍微擦拭一下下體,趕緊到廁所解決一下……

(啊……好想要喔∼∼嗯……)邊走邊摩擦著陰部,好不容易走到了女廁脫下內褲一看,都濕了一半了,黏搭搭的……只好脫掉不穿了,接著便自慰起來。因為剛被人搞到臨界點,所以很快就洩了,收好內褲趕緊會教室上下午的課。

上課上的一半,前面的男同學突然傳來了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一堆淫穢的的文句,我看得臉都紅了……只見他還不時的竊笑,真是過份∼∼∼∼∼∼。 

瀏覽:65

高中性愛制服趴4

隨機文章:
老婆偷情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S383美女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