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升大四的那個暑假,有一次從臺南家中坐夜車趕回臺北學校,等到晚上十一點多進到學校宿舍,才發現學校暑假停課、停止上班一週,宿舍也貼出公告暫時關閉,這下子完了,同學們都回中南部了,住臺北的不是女同學,不然就是和他不熟,而且也已經那麼晚了,不好意思打擾他們。

算了,騎著追風到東區逛了... More

「真是不講理的人,住手啦!」和這句話相反,我的大腿正大大的張開著。

我一直認為女人的身體是相當的複雜,即使是被不喜歡的男人如強姦般的逼迫,那種很有技巧的刺激了女人敏感部位,當身體濕潤時,女人早已經是無法抵抗,並且是完全接受了。因此只要答應插入過一次的話,女人以後就如同趺入深谷一般... More

個性開放的立雯在山中迷路,又逢暴風雨,所幸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棟農舍,於是便前往躲雨。

“老伯,我能在您這兒打擾一晚嗎?明早雨一停我就走。”立雯向正在農舍裡翻著稻草的老人懇求著。

老人抬起了頭,瞇著眼上下打量著立雯答道:”我這兒十幾年沒人上來了,方圓十里可只住著我和我那... More

約在四年前,我還是一位大學生,是大四的時候,我不住在宿舍中而在外租房子住。

那是一個新秋雨後的晚上,蔚藍的天空,明淨像洗過一般,幾點疏星默默伴著一輪涼月;我躺在涼椅上,對此寂寞的自然界,感著人生的煩悶很無聊的幻想著………….. 長了這麼大,還未涉足花街柳巷,只從朋友同學所... More

七十八年,我在金門服役。

那個時候,義務役士官兵可以有兩次返台休假的機會。我休第一次假收假在台北等飛機。由於五月是霧季,金門的導航系統不太靈光,一起霧飛機就不能落地,等著上飛機的人排了一長串。我在服務處報到,蓋了一個隔天上機的章。

好了,多賺到了一天的假。說起來那是我第一次到... More

「張醫師,好久不見了!」

我抬起頭,心中正感到奇怪怎麼有人認識我,突然我心中一驚,竟然是她! 我的初戀情人 — 晴文。

我急忙站起身,身旁的椅子被我推倒,發出一聲算蠻大的聲響。

全醫院的人眼睛注視著我倆,我臉上一陣發熱,亂覺得不好意思,不過我真是大吃一驚,接著拉著晴文的手急忙... More

A383美女自拍